季末。花已残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12

*不要问我为什么突然跑回来了(๑˙ー˙๑)
其实当初停更时还有存货,趁着五一就干脆写完好了,因为临时起意,文章实在是粗制滥造的赶工打完,能表达和剧情就可以了。

呃……………………有疑问就提吧,这几天我还是会在的,实在不行,不是乐乎有人创了交流群,就是631513903那个,可以找我玩。

(我插一句,加上我一半都是汉子…出乎我的想象啊…嗯………………虽然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ㄟ( ▔, ▔ )ㄏ)

以上。






(哎呦我去-_-||
我写到哪里来着……)







“可恶!”最讨厌被当成小孩的某人把所有怨气集中于脚边的垃圾桶上,sin牟足劲把桶子踢出好远,砸在地上发出扰人的响声。咕噜咕噜滚了几圈,最后停在墙壁一侧。

“呼…………”

气消了大半,sin挠挠头想着还是把垃圾桶放回原位。走过去弯腰把它抱起来。起身时不经意的撇了眼外边,看到奇怪的事情。

这里是ky迎敌的那个楼层,投过玻璃可以看到,楼下拐角尽头的那个房间窗户全开,不……,是全碎,里面除了进进出出的士兵,还有leo在。

“leo大叔?他在那里干嘛?房间里是怎么了,好像黑呼呼的看不清啊…”把垃圾桶放回去,sin心里寻思着,打算过去凑个热闹。一路小跑下楼,还没到拐角处,就有两个士兵站在走廊中间,伸手做禁止入内的手势,并口头提醒。

“啊啊啊又不让我进去,今天什么情况?ky呢?我要找ky!!!”sin不满的嚷嚷着,说什么也要进去瞧瞧。无奈的士兵只能抬手拦住他。sin用力推挤,甚至还用拳头招呼过去,盔甲被打得哐哐作响,但是也没能前进一分。

千钧一发,在打算用旗子打翻烦人士兵前,leo出来制止这吵闹的场面。见到长官,士兵立正敬礼,sin也借机来到他身边,叫了声leo大叔。

“你怎么一个人,sol呢?”左右环顾只见到小孩,leo本就糟糕的脸色更添阴晦。

“Daryl把他喊走了,又不让我在哪里……对了,这里发生什么了。”探了探头,sin看不到房间里面的情况。回身看到leo的脸,他有不好的预感,每次遇到极差事情时sol会有的表情,这次换作出现在leo脸上。

sin有点不安。

“…………这对,毕竟关系到ky,告诉你也是应该的。”leo叹口气,转身向房间走去。不明所以的sin跟上。

“……这,这………………”眼前的景象让sin瞳孔紧缩,愣在原地。客厅一片狼藉,这还好,关键是左侧房间。从门框开始向外扩散的焦黑遍布大半个空间。这是爆炸吧?是爆炸产生的反应冲破关上的门,之后气浪波及至客厅。

“别到处乱碰啊,小心地上。”提醒声让sin回过神。放轻脚步靠近爆炸源头:房间面目全非,但非想象中那么坏,这里只是像被火焰冲洗过,表面如烧焦的炸皮鸡而已。要不然以爆炸的威力,恐怕这里早就变成废墟了……

“大叔,谁干的?”不知不觉后背已经全是冷汗,要是里面还待着人,估计结局很是悲伤啊…sin折了回去,leo已经出去站在走廊,正向手下索要文件。

“……sol。”leo眼神一沉,挥手让士兵离开。

“哈?!!”sin大叫“老爹?胡说什么,昨天他和我们一直在外面玩,要不是看到报道才不会过来!!”

面对急得跳脚的黄毛,leo没有说话,只是让他看个东西。sin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接过来。

上面是一个人的全身像,而这个人的脸……

“好像!”脸颊憋红好久,sin才吐出这两个字。leo点头,他告诉sin,根据目击士兵的报告,今日凌晨,这个人擅闯办公室,后和ky发生战斗。中途不知原因,ky在关键时刻放弃封雷剑,被打飞出窗外。这就是楼上那户损坏的窗户。ky的手掌也被玻璃刺穿……

“ky受伤了!”打断leo的话,sin抓住他的手臂表示不信。

“是,这多亏那个人及时拉住ky才没掉下去。医疗兵也已经处理过伤口了,没事的。你这家伙好好听我说,还没完呢。”leo吧sin的沮丧看在眼里,没想过ky会输了战斗吧……

“那关我老爹什么事?”sin瞄着A4纸,这个人除了酷似sol的脸,其他都很奇怪,那套衣服怎么看都有点像ky那身,说到ky,一直都没见到他人,这可真不像他啊~

“这个人一定是假冒的,ky上了他的当!”sin辩解着,这个混蛋装的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等会我会说!”轻敲对方脑袋,leo皱起眉头,他现在这是头疼得不行,这种连sin都懂得事,怎么能让他留在身边…ky,你到底在想什么,心也太大过头了吧。

现在好了:只有两个人的房间、爆炸、消失,这怕是谈崩所以换地方私聊去了?真受不了这种不明不白的交代。

“可恶……”

记起那张在街角拍到身影的照片,说不定就是因为这张照片……本就不该多嘴直接让士兵去查的…………现在怎么想都无济于事,只希望ky人没事,其他等找到他再说。

——————————————————————

报告书,sol逐字逐句看着。

Daryl像是没有看见男人压抑情绪的表情,坐在斜对面的沙发上,完全没有火上浇油的自觉,自顾自的补充说明道:

“这次可是ky主动揽下所有的事情,根本不让其他欧巴斯插手。”

“吵死了,上面都写了!”sol把纸晃动的哗哗作响,事情的经过很简单,主要是士兵的口供内容……
太多多余的话了!!剩下的sol没有耐心看下去了,这文件总给人在【抱怨】的感觉……

所以说,ky你的崇拜者行列,连士兵都不放过,瞧瞧写的什么东西……

最后附赠犯人的画像,看见的瞬间,有种吃到苍蝇的错觉。

Daryl刘海下的嘴角可有可无的扬起,碰到这种事可真荒唐。“不相信的话,这里有leo提供的照片。”斗袍间伸出手,把照片正对sol轻轻放在茶几上,双指将其推到他面前。

“不用了。”摆摆手,sol现在心塞的不行,不想再看到画像,赶快放下。

“真意外,【从过去穿越到未来】只是我们的无稽之谈,你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好久以前有人捣鬼也发生过类似的事。这次是换作【过去的我】来到现在。”

“这样……我猜ky当时也是想到这个,特意找历史资料吧”现在没时间感叹了,耽误之急是把事情解决了,“不管出于各种想法,ky一定不会轻易和【可疑人物】一声不吭,单独的离开……八本是【order-sol】和他说了什么,又可能os对他做了什么,被带走了。”

Daryl在接到士兵的通知后第一时间赶到爆炸现场,当时士兵在处理损坏的设施,突然ky和os所在的休息室发生小规模爆炸,等他们下去查看是,只有火光,浓烟,焦臭。

“sol,既然是过去的你,想必你最清楚自己在想什么吧?”

“别问我。”

“反正是猜测,要是你知道这异世界是未来,会找谁?为什么找他?”

这话听着有点滑头的味道,sol压眉盯着笑吟吟的人:“怎么看ky都最合适。”

“现在呢?如果你会到圣战时期,也回去找ky?”

“?”sol有点不明白,“或许吧。但我会一个人找办法。”

“独来独往确实是你的风格。”

“那前一句是耍我?”

“当然不是。”

“我讨厌有话说一半的人!”

“我还没得到我想(满)要(意)的答案。”

“你这家伙…”拳头已经举起来了。

“知道了,咳咳。”Daryl咳嗽一声换来sol的嫌弃表情,“sol,我可以把你这句话理解为【是因为信任ky才去找他】,可以吗?”

“哼……”sol闭上眼睛,“问他不会错的。”这是他目前想到的最贴近心情的回答。

“我了解了。”Daryl放下心中最后的顾虑,点点头,重新展开笑容。

只不过——

那是带有些悲哀的角度。

“接下来要说的事,我是唯一知道的人。”起身,到办公桌上取了一张纸,深呼吸后,拿给sol。

“…………”疑惑的收下,这次不是报告书,只是一张化验单。

“给我这个干什么。”sol脱口而出:“血液对比这种事就免了……嗯?……”查看具体化验项目时,看到【ky•kiske】的名字。

ky的?查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纸面有好几处被刻意涂黑,想必还隐瞒了些东西,但留下的内容……

【せいし】

【せいし?】

【精,精液……??】

脑袋一下变得空白。

这种东西,意味着……

早就预见sol会是一副【什么鬼】、【开玩笑】的脸,Daryl不介意再让他在绝望中险得更深些:“在休息室墙壁上,还有地板上发现的,虽然房间被烧的彻彻底底,但也不要小看国都拥有的技术手段。”

sol低下头,化验单被攥死在拳头里,颤抖着,在火焰中一点点化为灰烬。

冷静到可怕的声音并没有就此停下。

“封雷剑留下来了,有点糟糕啊。”

“os不会轻易放走他的。”

“把人关在那里也有可能。”

“毕竟…闹剧已经进行发生……”

“他疯到,把ky”

“闭嘴…”

“强奸…”

“我叫你闭嘴!!!”sol吼叫着冲上前抓住男人的衣领,声音嘶哑的刺耳。

“你不能逃避,这件事…”眼睛下移瞪回去,Daryl独自承受隐瞒这件事,也已经痛苦的不行了。

“我知道!”手劲一下消失,踉跄退后几步,挣扎的口吻重复着,“我知道啊……”

“只靠化验结果这一项目,还不能,完全确定……”Daryl句尾声音弱了下去,也是没有信心。

“只有我们知道吧?”半响,sol低声问道。

“啊,能在上交前截下来真是太及时了。”sol能冷静下来真是太好了,Daryl心里松口气,之前还担心他失控的大闹一通。接下来谈谈营救方案,比起leo,他对sol更有信心。

想到这里,Daryl能明显感觉周身温度正在上升,眼前的的人释放的杀意让他动弹不得。目光冷峻,表情狰狞,嘴角笑容宣告着暴风雨的前奏。

有信心个屁啊!!

直接点燃炸药桶了好吧!!

“你不能乱来,sol”还好之前就挡在门口,要不然就完了。“这件事我们一起处理。”

“别想命令我,我自己去找他,让开。”

“不行!”要是放他出去了,事态会到最坏的地步,Daryl有点后悔告诉这个人了。而且,无论是谁,一定不能让sol去找。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sol身影一扭曲,在Daryl做出应对前瞬间冲刺到面前,手掌掐住脖子,借着速度把人狠狠撞在门上。

“咳啊!”

喉咙痛苦的发出呜咽,门由Daryl的身体粗暴的打开。单方面的虐待还在继续,sol保持姿势把人压向地面。

还没从撞击缓过来,就只能眼睁睁承受下一波攻击。

“啊!”

沉闷的响声在身下发出,肩膀从麻木转变为刺痛,动不了了,钻心的刺痛一下涌上脑神经,按照这种程度,怕是骨折了。

sol冷眼盯着躺在地上,捂住肩头难受呻吟的人,眼神没有一丝松动。迈开腿,要离开这里……

身后的Daryl趴在地上,盯着远去的人,想着阻止他的方法。

“你一个人要找到什么时候!回来!他不会让你找到ky!”

没有任何作用,也对,sol的脑袋已经被怒火中烧的乱七八糟。顾不得受伤,单手费力爬起来,摇晃的脚步显然支持不住。后背靠在墙壁上,抬手联系接下来要同行的人员。

“呼……leo…咳,到大门来,陪我,去个地方。”

“怎么这么大的喘气声?”

“快点!”

另一头的leo一脸懵逼。这还是第一次被Daryl这么失礼的吼过。也不再废话,交代士兵继续工作,不用等他。sin也是听到那一句焦急的声音,询问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这样,你就在这不要到处乱跑,我离开一会。”

“我也去,”不想被排除开,sin大拇指指指窗户,“老爹刚才飞奔着跑了出去,是不是他们找到ky了?”经过leo的解说,sin知道ky不见了,“在你们说话的时候。”

“啊?”听闻伸长脖子看过去,那里已是空无一人了。“你……好吧。”本想拒绝,接触到那碧蓝的眸子,又想到ky,多一个人也不成问题。

来到指定地点,Daryl本人却迟迟不出现。

“搞什么啊,好慢啊你!明明叫我赶快的吧!”熟悉的衣袍出现在大殿门口,leo大嗓门催促道。

Daryl猛地顿住脚步,抬头望过来,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毫无征兆的埋头栽在地上。引得两人慌神的惊叫出来,飞奔过来。等近距离见到Daryl时,才注意到他的肩膀已是一片血红,小心避开出血的位置,把人扶做在地。

“这是sol给打折的。”

“sol?可他刚才跑…………”

“先别管他了…”喘了口气,Daryl攀着leo的胳膊想要起来,“去找Paradigm...”

“找博士做什么,哎,别动。比起这个,先叫人抬你去医院比较好。”leo对sin使了个眼神,sin确认是在叫自己去后,起身行动。不料被Daryl一把抓住后背的衣服。

“我没问题,我要亲自去一趟……...这样吧,leo劳烦你帮我一把,Paradigm就在附近的行政办公区域。”

leo和sin对视一眼。

leo:【你觉得呢?】
sin:【啥啥啥?】
leo:【……...……】
sin:【什么情况现在】

好吧,自认问错对象了……

“要告诉我出什么事了,特别是sol为什么打你。”

Daryl苍白的脸上挤出一抹苦笑,一定要说吗?真是的,真是固执,这群人都是这么固执。


好在先前门卫士兵把外面围观人员清场,要不然这一幕一定会再次引起骚动——第二连王背着第三连王在首都内部狂奔。

“好痛……真是自找苦吃啊我。”剧烈的跑动颠簸让胳膊无法保持静止。

“一定是你那些刻薄话说的过头了。”

“别搞错对象了。是,因为ky的事。”

“那打你又是闹哪出啊?”

“一会再说……”

“……那就别想去了。”leo立即刹车,没有给Daryl跳车的机会,抱住双腿的手腕牢牢握住,嘿嘿嘿笑着。

尝试逃脱无果,Daryl抬手发动法力阵。

“……Paradigm博士,我是Da…………哇啊。”leo一个颠手让Daryl不稳,他赶忙扶住身下人的肩膀,法力阵也随着动作撤销。

“……算你赢了。”

看着leo重新跑起来,Daryl心存感激对方不再细究。不安的回过头,上下晃动的景物后退着。

“没跟过来吗?…………”


“博士!博士!!”冲在最前面的sin大喊着,大厅里工作的人员全被吵闹的声音干扰,纷纷投去目光,想看看是谁。

是之前多次见面的金发孩子。

“sin,跑过来找我是什么事,不要这么大的声音……”被点名的gear缓缓飞行来到他面前。

“不是我,是他。”侧开身,背后leo双手撑着膝盖拼命喘气,旁边站着的Daryl状态也不是很好,支在桌子上,冷汗打湿半边的缕缕发丝。

“各位,我和博士有要谈的话,今天的工作就先到这吧。”Daryl声音不大,可也足够让所有人听到。大家就算好奇有什么事情,也不去询问,互相嘀咕着都离开岗位了。

在其他人离开后,Daryl表情郑重的直奔主题:
“博士,要是sol来了,一定不要听他说的,任何事情……咳咳………可能会发生冲突,有leo和sin在这里应该…应该不会有事。”

听出气息不顺,闻到血腥的味道,Paradigm才反应过来Daryl带着伤口。

“Daryl连王……你这是……看起来好严重的样子。先去治疗吧,我可以跟你一起去。”

Daryl倔强的摇头,Paradigm看向leo,对方也是没有办法的困扰表情。

“先找ky。一定要比他先找到ky。”

“ky?”

“ky失踪了,具体原因之后再说。博士,应该可以定位ky的位置吧?”Daryl从一开始就已经计划好后续方案,约sol谈话只是看在他的力量足以与os抗衡上,优先考虑这个这个选项。现在看来没有合作的必要了,还是靠军方行动才行。

“…唔………ky他……已经联系不上了吗?”

“没有回应,他大概是不想接通通讯……”

Paradigm无言以对,虽然想问的东西有一大堆,他还是咽回肚子里。“可以是可以,那现在开始吧?”

“等等!”Daryl突然喊停,Paradigm已经搞不清楚什么情况了。不是你,你到底要不要找他啊?

“他来了,leo!!”

不用Daryl提醒,leo已经握住武器,对着入口摆出攻击姿势,神经紧绷盯着走进来的黑影。不是别人,正是sol。

“打还是不打?”面对浑身散发煞气,眼神凶恶的人,leo偏头心虚的看向后面表情同样的三人,ky只不过是不见了,又不是找不回来了,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

“sol...你……冷静下来,ky和os的事已经发生了,你急我们也急,就先不用……”

“!”像是踩到什么痛处,sol紧牙关,手里的封炎剑对准leo,冲锋来到他身边一个重击,划过的火线在地上炸裂。

耳边是撕裂的风声,灼烧的热度映在脸庞和脚下,leo完全僵在原地,这个人,是认真的。

“老爹!!”sin的旗子在手腕里转了个圈,拿在手里,径直拦在Daryl的面前,不会让他再伤害人的。“你……唔啊啊啊啊啊”

“你还差的远。”像平常一样一拳放倒了完全不构成威胁的家伙。

又是肚子,sin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虽然看过很多次了,到对于这种教育孩子的方式还是捏把汗……

“早就想好了吧。”sol没去管sin,经过Daryl时,问了一句。

“算你聪明,跟着我过来了。”Daryl笑笑算是回应,支着身体,眼睛随着他移动,深邃得看不出情绪。

“鹦鹉!快去把ky所在的位置找出来。”sol把剑扛在肩上,毫不客气的指挥。

Paradigm也感受到其中的严重性,向后漂浮几步表示拒绝。

“你也是想尝尝烧烤的滋味吧。”

“…Frederick…不能不讲理啊……”知道这个人的脾气暴躁,Paradigm还是没有松口,露出随时可以逃走的神情。

“是你吧。”扭头看到的就是Daryl一贯的自信笑容。

“sol,ky不想见到你的。”事到如此,冒着被揍一顿的风险,他还是要说出这些让sol讨厌,难受的话。

“你的脸,你的样子,你的人。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别忘了,对他做着羞耻的动作,强迫他在他最信任的人面前打开双腿,被强行侵犯发出的呻吟,自尊心碎的一地的人是【你】,还想让他崩溃吗?!”

“我问你,有为他想过吗?太自私了……不要给他增添新的痛苦了!告诉你这件事只是最起码的尊重,如果你不想让他再受伤的话,老实待着。”

sol所有的怒火全数粉碎。

他不敢去,也不愿意去面对。不能想象那个人染上污秽的画面,哭泣的喊叫着,不能反抗,强行承受禁断的事情,被…………是被【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法控制的叫出声来,sol情绪失控,不顾一切的冲出去。

Daryl这边这是无力的跌坐在地上,他估计sol一时半会恐怕恢复不了了。

对于ky的事……他埋下头,眼底这是泛青……自己一定要冷静,现在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面对戏剧化的剧情转折,围观群众leo和Paradigm沉默着,听着这个对话,好像有糟糕透顶的后续故事不知道。

“Daryl,你在说什么啊。”leo试探性的询问,“你的话听起来感觉是sol干了犯罪的事啊。”

“差不多吧,保证不会激动的话,就听我把事情说完吧。”

要激动那是假的,十分钟后,leo再次上演刚才的画面。

“真是不敢相信啊,os会对ky做出这种事。”Paradigm的脸色不是不很好。

Daryl扶住额头,体力和思维都快不行了,在倒下去之前,还得交代工作“博士,这件事不要说出去。还有,追踪ky的事情先延后,对方毕竟是【sol】,他不会构成ky威胁的,主要是ky……”

“我知道了。”

卸下全部包袱,同样也抽走了他全部的气力,终于是支撑不住了,赶在倒了下去之前Paradigm及时拉住Daryl。

“坏透了的一天……”

——未完——
*写这章时我的内心是这样的:怎么还没完,怎么还没完,怎么还没完……我的尴尬症啊ヘ(;´Д`ヘ)老天……

*sol这边心态都原地爆炸啊。为什么好开心(真的,打字全程都是蜜汁微笑)

*其实我也不想剧情走向成这样,好难过啊心里,后面还有呢……
目前剧情进度大概是……呃…………os见到sol还要一段时间。

*当初没考虑过要不要文的类型,看现在的情况,升级成囚禁这是没有可能的,是不是我没确定。他俩的情况有点特殊,说实话我可以写出三个不同剧情线路……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