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末。花已残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11

*剧情进展贼慢
*人物ooc
*错别字,那是手滑,知道意思就成…

百叶窗打开。

阳光透过玻璃照亮室内。感受到光亮变化的金发男子哼了哼翻个身,拉过肚子上的被子盖过脑袋接着睡。

“起床!”

打开窗帘的sol回头看见那个人还没动静,朝着并不结实的床沿踹了踹,整个床板摇晃起来发出嘎吱嘎吱危险的声音。

“哇哇哇哇哇哇!老爹!停下,快停下!!”sin大叫着起身,看着床边只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顶着十分不爽的表情。

打了个哈欠,sin老实爬下床磨蹭进洗手间洗漱,sol这把搭在床沿的脚收了回来,转身去找自己挂在衣架上的外套,穿好。

“喂老爹,今天去哪里玩?”刷好牙,趁接水准备洗脸的时间,sin探出上半身询问,sol指着已经漫出水的脸盆,让他快点。

等人差不多收拾完了,sol拿了钥匙在锁门,sin在外面走廊看见放有换下的床单被罩,好奇的往旁边房间凑过去,里面是打扫的人。

“Jock O走了吗?”正好sol锁好门走过来,问道。

昨天的表演狂欢持续到凌晨一点,三人随便找了一家旅店休息一晚。

“她在一楼大厅吧。”sol省事的把钥匙丢给清洁人员,自己先走了。

“起的好早啊~”sin追上,一边揉揉眼睛,还是有些困。

“是你太慢了。”瞄了眼旁边自认「我错了」的某只,原本还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算了。

沿着楼梯走了好几圈来到了一楼,因为时间还算早,整个大厅客人寥寥无几。担任前台的是一个年轻姑娘,注意力不是特别集中,看着对门街道上同样少的可怜的来往路人。

听到脚步声,她慢吞吞的把目光移到楼梯口。

“有见到一个红色长发的女人吗?”sol粗略扫视周围,没见到那颜色明艳的红发白衣,正好对上前台的眼镜,走过去询问。

过来的男人没有表情,手里拿着奇怪的钝器,前台精神立马清醒,回想一下,接着从柜台下拿出一张便签,双手递了出去:“Jock O女士给您留了言。”

sol眼神一暗,对他点点头,把纸条抽了过来。

“怎么了?”sin见sol收了什么东西,十分感兴趣上面写的话。

「我去外面订早餐。」上面这么写道。

“太好了,真是特别友好的人啊。”sin对她的好感度继续蹭蹭蹭往上涨。

“她只是饿了而已。”sol把纸揉成团扔进一旁的垃圾桶。因为没有说去哪,sol坐在大厅左侧的会客区皮革沙发上闭眼休息,sin站在他旁边紧盯着大门,手臂搭着旗杆轻拍着肩膀,等待时间令他不耐烦。好在没过多久,人回来了,招呼着到她那里去。

Jock O领着两人来到离旅馆不远的街道,因为是在商业街,很多店铺早早开始营业。穿过排队拥挤的受人群,左转右转来到一家店门口。这家店铺门口左侧有提供客人吃东西的位置,搭着组装支架的遮阳棚,摆放白漆木长桌和同色系木椅。

“好多啊。”sin双手撑在桌面看着摆放好的早餐,满满一桌子的食物。

“都饿死了吧,快吃吧。”Jock O笑眯眯的催促着。

“…………”sol随手拿了一个,转动手腕观察将要送进嘴里的食物,散发香甜气味,烘烤至金黄的蛋挞,挑眉放回托盘,翻看了其他的早点,然而一下子没有吃东西的兴致了。他偶尔也会尝尝甜点,碰到给胃口的还会多吃几块,但是现在………………
这些全是甜食!如果再有红茶的话,就完全是下午茶的配置……

Jock O看见sol皱眉,没有打开任何一个食物包装,吞下最后一口蛋糕,问他怎么不吃,是讨厌吗?

“这里是甜品店吧……”sol看看门店上的招牌。

“又有什么关系,很好吃。”她含着叉子,声音不清的回答。

“…………我马上回来。”决定不再纠结下去,sol干脆转身朝来时的路离去,他记得这边有一家快餐店来着……

明白的叹口气,Jock O问sin是不是也不爱吃。“也不是不行…有烤肉的话最好。”sin把托盘里红豆馅的蛋挞吃得精光,虽然还是很饿的样子,可其他的他好像已经没有拆开来吃的兴趣。

“我去买,你在这里等我们,渴的话就自己点些饮料。”心里可惜一桌子的食物,但不吃的话也没有办法。

“就留下我一个了吗…”sin反坐在椅子上,双臂搭在靠背上,歪着脑袋想着怎么打发时间,不经意看到斜对面一个男人正在看报纸。

“这个是…………”眯着眼费力想看清楚报纸上的某个报道。“……政府机关…凌晨…凌晨遭到…不法分子……袭击……!欸!!”sin大叫出声,昨天ky就回办公室拿文件来着。

“那个,大叔,能借我看吗!”冲对方喊了一句,sin指指报纸。那个人听闻放下报纸,可他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

“他吃的了这么多吗?”Jock O双手都拎着装满烧烤,烤肉的纸袋子。

“这种事不用担心。”熟知其胃口与爱好,sol在买好自己吃的汉堡包后又帮sin点了两份。

再回到甜品店门口时,sol一眼瞧见sin手里多了张不知从哪里来的报纸。

“是谁的!”知道他没有钱,sol上前两步,有些恼火的揪住对方的衣领,成功引起了他的恐慌:“不是抢的,我还把糕点作为交换……”

果然,桌上的食物全部转移到另一个桌子上,报纸的主人正麻利的往塑料袋里装着这些用一元钱换来的超值物品。

“也不用全部给他吧。” 听到原尾的Jock O面色苍白。sol松开手,刚想说什么,却被sin的举动闭上嘴——将报纸折过来举在他眼前,不是别的,正式那则新闻。快速浏览完内容,两个人都保持沉默。

“你很担心ky吧,我一个人没问题的,倒是那边,能避开巡逻队把外墙损坏,想必有些实力。”观察到sol没有表情波动,但来来回回把文章和图片看了好几遍。怕他强撑着脸皮心不在焉的陪在身边,这样也毫无意义,Jock O主动挥手说再见。

“…………”sol点头。

坐着,目送红衣男人和跟在后面步伐匆匆的少年消失在拐角,Jock O沮丧的叹了口气,接下来的一天将是多么无聊啊。

“啊!”像是想到什么她双手合十,向某人拨通通讯法力阵。

五分钟不到,一位装束奇怪,头戴兜帽的黑衣男子踱步前来。

“Roven。”

“他不在吗?”指的是sol。

“不说这个了,给你。”没打算Roven是否吃了早饭,把两大纸袋交给对方。

“??”Roven听话的接过,满脸疑惑。稍微看了看里面的东西…………所以说叫我来到底什么事……

“老爹,没什么好担心的吧,也许没碰到呢,就是有,ky在的话一定会痛揍那家伙的。”sin从sol身上少有的感受到一股莫名烦躁,原来只是想跟去看看热闹的心情或多或少也染上了相同的元素。ky的实力sol很清楚,但心中仿佛有未知的声音在召唤着自己,必须去那里。“快走。”搁下这句话让sio缩了缩脑袋。

两人赶到现场的速度很快,外围已经设好警戒线,并派出士兵看守,阻止围观路人和采访记者靠近。

“请出示证件,这里禁止闲杂人等进去。等等!停下,站住!!”发现有个红衣男子不但劝阻无效还嚣张的把警戒线扯断。

“老,老爹,和ky说一声让士兵放我们进去吧。”看着大半携带武器的欧巴斯围过来,sin后退往so里身边靠近一点,他可不想因为砍了士兵挨ky的说教。

“走开!”sol态度强硬的推开挡在面前的士兵。

投过窗户,俯视男人惹事弄出混乱局面,Daryl闭上眼睛,联系了队长。“都冷静下来。”法力阵外放的形式呈现,淡然中透入出不可抗拒的声音一下控制住了场面。士兵都原地待命中。

“sol•badguy,正好我们也有事找你。看到破碎的窗户了吧?我在这一层的办公室等你。”

sol闻言抬头寻找,建筑内的阴影遮住了身穿衣袍人的脸,但眼底深处闪着的一抹幽光令他心生不爽,什么啊,那种审判罪犯的眼神。Daryl迎上目光,像是轻哼一声,扭头离开视野内。

士兵得到放行许可,这就散开,sol不在计较,直接上楼。sin双臂环胸,把旗子抱在其中,埋着头,眼睛小心翼翼的左右乱瞄周围。再怎么迟钝,也可以从路过士兵望过来的眼神读出异样的光芒,似曾相识,又想起在平民区的生活。

“这种被人盯住可真讨厌啊……唔……”猛地撞在前面人的背上,捂着通红的鼻子问干嘛停下来,余光中的颜色让他也同sol一样顿住了——
延伸的走廊中央一片焦黑,窗户玻璃还没有被换上,头顶的照灯正在调试,地面已经清扫过了,上面留下多处缺口和炸裂的痕迹,空气中还残留着燃烧过的气味。光看就能想到当时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sol弯腰抹了把烧成碳化物的黑灰,在指尖摩挲。sin虽然不明白这是在干什么,不过有样学样的照做。

“别弄了。”sol有些好笑的拍了他后脑勺一巴掌,朝尽头走去,等到了门口才意识到这是ky的办公室,不知轻重的推开门,没有见到那身穿蓝白色衣袍的家伙,只有士兵和背对自己,眺望窗外景色的栗发男人。

“来了?请坐。”Daryl转过身,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刚坐下,两个士兵上前擦身而过,把后头的sin拖出去。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什么?!我才不是小鬼!你们松开……唔哇哇哇哇哇……”之后的抵抗声全部隔开在紧闭的大门外。

“这里没有别人,那我就长话短说了。”确认所有人离开后,Daryl走近sol,他手里有一份文件夹,他用那冷峻得可怕的表情直视阴影下的男人。

——未完——

好困啊,拆开来剩下的分p发。

*说明一下,上楼时士兵看sol他们只是单纯是「有不得了的人来了看一眼」的感觉,被人行注目礼(?)的sin只是自我联想起不好的回忆。
*只知道Roven是个抖m(大雾,只是指打他会加能量的设定…没记错吧ha)
*Daryl的性格完全把握不准,出场时间不多啊,从名字上看:果敢,坚强,不屈。看完剧情的话对他的印象还成吧,不知道会参战吗?(想想罢了别当真~)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