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末。花已残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9

*ooc,小学生文笔。
*文风多变,慢慢来…


觉得脑壳疼。

ky费了好大劲才睁开眼睛。不知何时人就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缓着神慢慢撑起身体,骨骼因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变得僵硬,随着动作发出“葛啦”声。

略微瞄着四周,场景转换,眼见之处是墨绿色的印花壁纸,简单不失格调的家具,洗的有些褪色的地毯。

这里是王都。

“滚回房间睡,小鬼!”背后,os有些恼火的声音让他清醒几分。

os他…………
ky心里为自己的敏感神经好笑着,只是梦而已。

“……我睡了多久?”ky揉着被拍痛的地方,用有些拖拉的长音问道,就不能好好叫人起来吗?!

“二十多分钟”

“好累…”ky觉得虚拟与现实的交替正把他逼上崩溃的边缘,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了…快厌恶那些有关自己的悲惨画面了,他甚至认为只要再闭上眼,又会出现仿佛无限的梦境。

“等,等我十分钟,我一定……咦?”ky摸索着剩下的文件,明明就放在桌子的左边,怎么不见了。

os抓住不停翻找的手。

“?”

见ky没明白怎么一回事,os啧了一声:“签完名就去睡,我都处理完了。”这句话要耗光他所有的耐心。

没听错吧!
ky看在完成的文件堆中有那么几张,写着充满狂气的字。稍读了其中一段,他笑出了声:“不可以啊,写的太简略的话,我的部下是看不懂的……”

不过……ky低头又翻了翻:“内容倒是很有「sol」的处事风格啊。偶尔乱来一下也不错。”ky爽快的在签名栏那里留下与之不同,太过清秀的字迹。

“说实话,你会看这种东西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potemkin,和你一样啰嗦。”

“potemkin……哇啊?!”

os这是像不想给ky时间反应似的,一直胳膊绕过他后颈,拦住了肩膀,不由分说的把人往外拽。

“工作结束了。”还如此宣布着。

“慢点走。”ky扯了两下手臂,后来也放弃了。
有种奇怪的东西在心中蔓延开来。
圣战时候的sol和自己有要好到这种程度吗?不,也许只是(曾经)单方面自己讨厌他而已。但他这不是和克里夫团长说过“姑且和ky好好相处过了”这种过分的话。

等被一股力量向前推,ky才发觉已经进客房了,他就这么直径扑进柔软的被子里。

「就这么直接睡觉了?」ky翻过身坐在床沿,盯着os解着护手的皮扣。一种怪异的感觉驱使着他说出这句话:“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你要不要去洗漱一下。”

“………………?”果不其然,os投去疑惑的眼神,瞧着ky有些许不自然的笑容,只不过是睡一觉而已,要求是不是太多了点。

“啊,不是说我有洁癖什么的…………”只是还有什么没有捋顺罢了,还真是不擅长转移话题啊…………

“…真麻烦。”os眼神深邃的仿佛要看穿人的内心。他挠头一脸嫌弃的扯着嘴角,意外十分听话的出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ky的心里违和感愈发强烈,他问自己,他是以前的sol吗?总有什么变调的地方。

ky又想起梦中撕声力竭的声音。我死掉了,他会露出这种表情吗?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早就超出他所能理解的范围,去找大家来吧,总比一个人独自承受苦恼要好。再继续那般的梦魇,一定会疯掉的。

只要联系他们就行了。可是手指没有移动分毫。

听到门外哗啦哗啦的水流声,理智制止住了行动。事情没有弄清楚,要是不明不白把人都叫过来,只会变得更加糟糕。以sol的脾气,一定会把王都拆掉,更何况是那两个人……

“呃啊…………”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手肘支在双膝上,k埋下头集中精神整理现有的线索:首先是os无意说出的那个名字。

没有费多大劲就记起来了。
担任「辅佐」这个角色,potemlkin完成的非常出色,无论是执政手段还是处事效率都十分可靠。圣战时期给予了自己很大支持与帮助,也分担了很多压力与艰辛。

可是,potemlkin…是身为代理团长时,我的助手吧?为什么os会这么说?他连自己的命令大都不屑于执行,potemlkin这个官阶的士兵的话就更不会听了。

除非……
脑袋中闪现出一句话——
“kliff团长之后……你就是圣骑士的……”

这样的话,成为圣骑士团长的os,必然要接手所有的公务。可执着于「自由」为座右铭的野男人一定会避免一切麻烦的东西。
在这种关键时候不允许出现任何闪失,安心与信赖的potemlkin酱一定会用尽方法让他做好本职工作的。
对,他就是这么贴心称职~

这样设想似乎合情合理。

ky十指交叉抵住下巴,冷汗顺着脸颊滑落。

「这样,我不就死了……」

也是被自己的假设吓到了,ky赶紧要止住这个想法。人越是抗拒,大脑越是能自动完善两者之间的联系。

“也许…”ly眼前一亮,

“我还是我,os还是os。”

尽管不太懂时空之类的事情,可问题一定出在这里,是平行世界也说不准。面对这种小说里的桥段他保持中立态度。

「要去问?」ky下意识的要拒绝这个选项……


“ky。”

“是!”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ky站起来的同时扭头朝声源看去。换掉那身现在看来有些好笑的旧骑士团服装,穿上浴衣的os看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健康的铜色,半敞开的衣襟下露出精壮的肌肉,再往下……

ky把视线移到自己手掌心。

相比起来,自己的身板是不是太单薄了点……

早在与os叫嚣严重的那段时间,ky就有想过看能不能变得和os一样,为此他不停的锻炼身体还有喝牛奶,但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还是被他一拳撂倒…………

ky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等腰上传来异样的温度才回过神。

此刻,os已经来到面前,彼此考得很近,他将双手抚在嫩肉上摸索着什么。

“s,sol……”

“不要动。”警告的口气。

ky当然不会乖乖听话。左手有伤,一只手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扒拉几下,ky干脆扭头向后看os在搞什么。

os正努力解开剑鞘的卡扣。刚才只顾想事情忘记封雷剑还装备在腰上。

“啊,那个皮带我够得到。”不等将手伸过去,os一收劲直接拦腰抱紧,依仗身高优势,这样好看到后面的锁扣。

“唔——”几乎是埋在os的胸膛,ky撇开头好呼吸空气,空出双臂一时间不知道放哪里好,就僵住悬在半空。

os的气息混合沐浴的香味弥漫在鼻尖,脸上传来燥热,连镜子也不用照ky也知道自己现在脸红的历害。拥抱,从小到现在,唯有少数几人对自己做过的动作,要是由os来,一定有问题!

心情一下混乱起来。挣开吧,可恶,力气好大。

另一边,为了不让ky乱动,os用下巴扣住ky的肩膀,让他动不了。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好几分钟了,os那笨手笨脚的还没解开,ky决定趁现在————

“说。”os估计快被折磨疯了,设计这么复杂做甚么!

“…你所在的那个时代,我在做什么呢?”
os停下了手里的活。

“啊,只是好奇,你那边的我,会因为你的消失而气的火冒三丈吧。”看不到os的表情,kz忐忑不安的等待回复。

“死了。”语气干脆冷峻。随后反手一推。

这下是鼓足手劲的一掌,ky很想稳住身体,可退后几步还是跌坐在地毯上,支撑在地上的左手抽痛起来。

无暇顾及这个了。

「死了」
这是os亲口说的,不可能,也没必要是谎言。

明明设有心里准备,但真正迎接到来的之时,内心的屏障瞬间瓦解。像是回到雨幕之中,无助,心沉重的快要窒息的感觉。

知道怎么回事了,从头到尾那异样的元素————照面的那一瞬间,os带有热烈的眼神像是要把自己灼烧掉。

现在剩下的只有心痛。

处于错误时空的人,重新见到消失的人。

ky抿紧嘴角,没有勇气面对未知情绪的男人。问了个糟糕的问题,接下来……(要怎么做?)

脑子一片空白,os弯腰抓住ky的衣领将人提了起来。

是要揍我吗?ky闭紧眼睛,露出在外人看来是无措的样子。

下一秒,被按在称不上舒服反而有些硬邦邦的胸膛中。

好温暖,足以驱赶所有负面情绪的温度。

只是有点…………

“sol,好痛……”ky提高音量让对方注意一下手上的劲,腰快捏断了。

没听到,或者说是故意的,os把重心都加在怀里人的身上。

在一声短暂的惊呼中,ky仰面倒在了床上,os没有收回手臂,抱着他顺势压在上面。

“啪嗒”几经折腾的剑鞘终于解除皮带掉在地上。

“在等会。”怕是ky难受得挣扎要起身,os扶在他的头边耳语道。

细密的气流吹得ky的耳尖有点痒。他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没有想要抗拒,就这么安静的躺着。周围是属于另一个人的味道,熟悉的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最后ky把这种心情归于「安心」。
也许能睡个好觉了。

ky的思维停留在这里。开始涣散。

在此之前,ky抬手回抱住os的背。

这是他唯一想到可以给这个男人带来的安慰。

哪怕,只有一秒也好。

————未完————
(又到唠嗑时间了?!)
*考完试,吃完饭就赶紧传上来了,再这样下去就月更了啊啊啊,从暑假到现在已经够久的了!
*我不知道团长是否憧憬过sol那的腹肌(流口水←_←划掉),我只知道如果真的变成那个样子一定很辣眼睛。
*下章啪啪啪无误,床都上了,不干点什么我写文图什么(~ ̄▽ ̄)→))* ̄▽ ̄*)o
*一开始构思剧情(有这种东西吗?)时就想让两人直接在办公室见面,然后干点什么…………没有想到扯了这么多。
干脆就多写点,大概有啥番外之类的东西吧,恩,也别过于期待。
*两人的性格快崩不住了,以及……………有谁能告诉我手机怎么贴可以点击的网址链接吗?我不想放在评论区

【智商捉鸡】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