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末。花已残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8

*ooc,小学生文笔,文风多变。
*悄咪咪的扔下一章水文就跑。
*会出现原创人物,走个过场,没啥用处…


火光冲天,黑色的烽烟笼罩半个苍穹,灰色的云层过于压抑有让人快要被吞噬的错觉。

身处于废墟之中,远方武器的碰撞与野兽的嘶吼显得极为虚幻。耳边是急促的喘气和剧烈的心跳。

大地又是一阵摇晃,把剑插进地里才勉强站稳,用早已失去光泽的双瞳盯着向自己走来的好大身影。

“吼————”

扭头避开迎面而来的声波,再次拔起剑,绕着长有发达肌肉的异形生物奔跑起来,逐渐靠近它的视线盲区。长时间的战斗早已超出身体的极限,可还是突破负荷,以超快的速度发动了攻击。

酸痛的手臂让动作迟缓片刻,锐利的轨迹没有顺利的切中要害,肩膀吃痛而发狂的异兽挥舞手爪,尖锐的尖刺带起凌厉的风。

尽管及时挡住了,可还是被拍飞出去。

“可恶…”重重的摔在地上,五脏六腑也因为这一震绞痛起来。随着它的脚步声越来越震耳,身边的沙石也开始振动着。

“这样下去可不行…”趁着四周扬起的灰尘,借势一个翻滚来到石壁背后,撇头瞄着后方的形势。找不到人的异兽正在破坏周围的建筑,暴怒的黑色影子在黄色风暴中若隐若现。

“哈啊…哈啊…”机会难得,贪婪的呼吸着混浊的空气,则吃进满嘴沙尘。

吐干净嘴里的东西,将坐姿盘腿调整好,后脑抵在有些咯肉的石面上,仰起脸开始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行动。按照剧本,团员们马上就会过来支援了吧……闭上干涩的眼睛,现在要做的是休息。

这里的剧本,不是指精心设计的作战计划。

习惯性的将手摸向腰间,手指触碰到的,并不是光滑轻巧的剑柄,是那种稍微不合手的感觉。抽出来放在上方瞧着,银白色的光芒在剑刃上流动。

是「封雷剑」。但……

是那应该在保护「木阴之君」不再消散时就用光所有能量的「封雷剑」。
低头打量着自己,一身破烂不堪的蓝白色制服,刻有「hope」的铭牌腰带,手腕上扣着黑色的皮带。
至于最重要的,头发的重量减轻了许多,捋了捋额前清爽的碎发。

自己现在扮演的身份,不是伊琉利亚连王国的国王,而转变回圣骑士团的一员。

不久之前,具体是多久,已经完全不清楚了。恍惚之间,所见之处,勾起他掩埋至心底,那段苦涩又艰难的日子。

这是在圣战时期,看着自己身处于异常的时间点,ky表示已经习惯了。“该去哪呢?”这么想着,抬腿就要走动,同时疼痛就像关闭的闸门重新打开,从身体各处传达至大脑,一瞬间在体内爆发让他难以忍受半跪在地上,握住剑身的手在不停的颤抖。

这是经历过多少苦战才会出现的状态:疲惫,酸痛,沉重……光是维持清楚的意识就很困难,况且还要行动起来消灭gear。

此情此景…ky努力在倒下前在脑中搜索着记忆。他本能的思考着,这是哪一场战役。

是哪一次?越是想要回忆起特定的事情,思维越是偏离预想。皱紧了眉头,还是没有印象。

ky决定换过个方法,最简单有效的是…………

“……什么啊,是脑袋坏掉了吗?”

“…请别这么说。”

“问问题之前请先看看情况吧!!”

姑且称这个地方为商业街吧,只不过其原貌已经全非,剩下的只有残垣断壁。两根相邻的四方支柱后面,分别躲着一高一矮两人。身形挺拔的金发男生侧着身子,一个青年弯腰双手撑在膝盖上,拼命喘气,连尾音都有些尖锐变调。

五分钟前,ky在一处房屋内救下被大型gear困在房间里的生还者,介于还有事问他,就把人领到可供暂时避险的地方。

“我说啊,”青年咽了口唾沫,“你不是圣骑士团的士兵吗?逃跑算怎么回事啊!”

“我要先确保你的安全。”ky顿了顿,怎么就被叉开了话题,之前好像都是我在提问啊……

“你………?!!”话还没说完,大地又发生了晃动,头顶震下许多灰尘。时间紧迫,顾不上这么多,ky把脸凑近过去,凝视对方的眼睛厉声道:“麻烦你告诉我这是哪里,还有现在的年份!”

见到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家伙气的脸颊绯红,忍住手不去拍对方看起来手感很好的脑袋。抽着嘴角(憋笑)回答:“真不可爱啊~别这么看我,说就是了。2183年,罗马。”

“2183年?2183年………?!”ky摸着下巴喃喃自语起来,这一年里,以罗马为战场的次数虽说不多,可情报还是不够,还得再问问。

“那个…………这样看别人的脸很没礼貌啊。”想事情一向专心的他回过神才注意到青年正打量着自己,特别是脸,目光停留的时间最久。

“抱歉…其实我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蛮感兴趣的。”

“这种事不需要放在心上。以后或许再也见不到彼此了,所以忘了………”

“所以要记在脑子里啊!!”青年笑着抢话。

“你真是个有趣的人。”ky有意识的终止闲聊,gear还在背后,放松警惕的话可是会没命的,见对方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于是抬手让他跟上:“快跑起来,我带你去找圣骑士团驻扎的地方。”

“又要跑吗?!”

“慢吞吞的可不行啊。”

青年加快步伐,与ky并肩拐进巷道里。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即使实在逃亡的状态下,那个始终缺乏紧张感的声音搭话中。

“名字的话我拒接回答。”

“哦呀,那问另一个好了。”

“唉…………”

“看你的样子…………未成年也可以加入圣骑士团?”

“…………”

“…怎么了?”

“操心过头了。”这是ky对青年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在找到同伴之前没有理会他提的各种无聊问题。

两人运气很好,一路平安翻过某处的围墙后,能看到团员集中安置人员与装备的平地。

“团长!!”哨兵垂下手中的剑,远远的冲人喊到。

“真的假的!我听说团长是一个老头子……”青年小跑绕到ky的面前,边后退边确认着,满脸不信。

“他叫「克里夫」”ky微眯起眼,这么说来……

“我现在只是代理团长。”他晓得了。

2183年,在前往北方主要战场的途中,得知罗马被数量众多的大型gear袭击。自己以自愿形式来征集士兵解救处于灾难的罗马人民。深得大家的信任与支持,全员都参加了此次支援任务。

“但愿没有来晚。”及时拉住快被绊倒的家伙,将人交给哨兵处理。青年离开时不忘拍拍ky的脑袋,和所想的一样,手感很好。在ky抬手打回去之前,跳着躲开了。

“你在干什么?快走!”在整理幸存者队伍的士兵发现这边还有一个悠哉悠哉的人,扯开嗓子叫他过来,马上要去避难所了。

青年连声“是,是”,抬脚走去。

“真是什么人都有啊。”和ky交流情报的士兵对刚才的一幕表示“害怕”,竟然敢打团长的脑袋。看着男人双手插进衣服口袋里,一点点远去的身影,ky抿了抿嘴角。

“圣骑士团长是你这种人,能看到希望大概不是做梦吧。”在刚才无厘头的举动时,青年在耳旁如此小声说。

话说的没错,ky也一直扮演着这个角色。

“团长?”士兵顺着视线看去,那个青年早已混入人群不踪影了。

“…啊,恩,那么我去前线了。”

“是,也请别逞强,不行的话稍微多依靠下我们啊。”

“谢谢,我知道了。”

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为了避免「蝴蝶效应」的发生,ky同过去展开同样的行动。当然,现在的ky•kiske比过去的毛头小子沉稳得多,时机把握也出色不少,但好运也有用完的时候,他不能确定这段历史只是在重演。
只有这样做了吧,接下来的事谁知道呢。

ky支着身子摇晃的站了起来,他听到部队过来的声音了。“就这么演下去吧,直至结束。”

抓住gear正盲目的寻找自己的时机,潜行到它的背后。封雷剑举至耳畔,耀眼的蓝色雷丝游走于剑身。

“STUNEDGE!”很明显gear没料到ky的行动,手臂上又新添一道狰狞的伤口。疼痛刺激它不顾一切的向周围挥舞利爪。

这次,gear直接拍飞逃跑动作僵硬的人。

快速在空中倒飞着,眼前的场景甚至变得模糊起来。“这样随便撞在哪里手或脚都会很轻易的折断掉。”ky还是那张疲惫到麻木的表情。

“ky大人!!!”很多人的惊呼声。
稍微能安心点了。

发现朝队伍飞来的人是团长后,赶在落地前把人截了下来。
团员一部分对付着巨型gear,另一边则都围在ky身边。

“啊啊,还早的很!……市民的避难工作还没结束吗!?”面对大家的关心,ky冰冷的语气中夹杂着焦急,都来这里看我干嘛?还不去执行任务!

这些话令ky有些不适,自国王加冕以来,热情改观为了广阔的视野,变得能够从更多的立场去考虑问题,年轻的自己那不灵活通融的性格,放现在看来过于偏激。为此自己也吃了不少苦头……这么说起来,这次能够得救,还要感谢那个人……

“还有15分钟,但是,士兵们都已经到极限了!请下令撤退,我们不能在此被全灭!”在场的各位无不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但救助弱小的执念刺激着头脑,心中的正义驱使着,没有迟疑,ky用盖过其他声音的分贝吼了回去:“我是绝不会退却的。”

“ky大人……!!”

“不能丢下任何一个生还者!这是我们的责任!”看着团长把自己拨开到一旁,步伐踉跄的走向战场。熟悉他的人心里都明白,这个人对于信念坚定不移。可,还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过去:“但是您已经尽力了!在这么下去的话…”

“15分钟是吗,我会把这场战斗结束给你看!”发动技能,ky如同蓝色的幽光一瞬间转移到gear的上方,低喝些,将举过头顶的剑向gear的头顶刺入。

灰蒙的云幕下飘散着细密的血雾,那弱小的人影渐渐迷失在天边的逆光之中。

“ky大人!请等等!那个笨蛋!不能后退了!前进!!!”士兵立刻去追,却猛地撞到不知从何而来的人背后,他直接往后摔了个跟头,没等爬起来,低沉的声音在上方响起:“这里交给我了。”

“sol……大人……?”原本是提前单独行动的人出现了,一时间士兵只是坐在地上,看着他,不知他从何而来。

sol一脸不悦,把人拎起来向后一推,叫道:“我会把小鬼带回来的,你还愣着干嘛?快走”

士兵连连点头:“是是!各部队,现在开始撤退!!…”转头命令后,他郑重的对后面的人说:“ky大人…就交给您了…”




“哈,哈………”不停的喘气。

“喝啊……”不停的挥舞手中的剑。

像一台机器,ky一直在战斗着。

“被躲开了吗?…还有5分钟…放马过来吧!!!”

呼…………

“在这样的地方…有这么大型的gear…还没完呐!”直面冲向被雷电震退的怪物。

快了!

ky想着,
虽然在于士兵对话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可事情依旧顺利进行下去,这就不再细想了。最重要的是,打败这只gear,那个男人就会过来了。

gear受到连续高强度的打击身体失去平衡,ky一跃而起向下斩去。

“咕呜————”根本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手腕突然一软,雷属性是靠精神力的集中凝聚成一点而产生的。一分神,法力就此中断,青蓝色剑影瞬间化为光的粒子飞散开来,奔着气流涌过上扬的发梢。

“不好!!”现在ky完全是下坠扑向gear,迎接他的不是温暖的怀抱,而是噩梦。

隐约觉得不对劲,在不做点什么事的话,就…………
ky紧缩双瞳,难以置信的将眼睛移向右手。

动,动不了了?!!

想要开口,喉咙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啊………”gear就这么刺穿了腹部。

声带没有振动的感觉,可是声音确确实实从口中发出。ky觉得自己对这具身体失去了控制权,变回了单纯的看客,就像现在。

身体自己挣扎着,gear把自己压在地上拖行着,直至甩出去。滚了有好多圈才停止了,支着手臂想要爬起来,可是办不到了。手捂住不断往外流血的伤口,嘴里也满是从喉咙涌上来的腥甜。

“咳!难道我就到此为止了吗!神啊!看看我们努力的成果吧!!!拯救我们的未来吧!!!”

“不对!!!”ky呆掉了,根本不是这样的!明明表达不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明明控制不了这具身体,可是腹部的疼痛却刺痛着自己。

好痛,ky清楚的知道————「我」活不了多久的。

脸无力的垂在地上,黯淡的瞳孔无神的看向某处,身体好像在找着什么。生命力在不断的流失,可还是眼睛努力睁开。终于,红色的火焰印在瞳孔之中,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了。

sol来了。

“杂鱼…给老子滚开!!!滚一边去!!!!!!!!!!”
倒梳褐色头发,头戴护额,扎着长发的男人一拳解决了那个gear,一扭头,看到了自己。

“没什么事吧!”顶着淡定的脸走了过来。

“你迟到了…又违反纪律了…”身体勉强撑起半个身子,嘴角涌出血水。

“笨蛋…”sol一脸受不了的样子,伤员没资格训自己吧!他朝ky伸出手,眼神示意自己抓住我的手,我拉你起来。

当目光接触到ky那温柔的笑容是,脸色一青。ky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不然的的话…………

“不愧是你啊…我到最后果然还是赢不了你…”

“…闭嘴!”sol烦躁起来,这不是ky会说的话,那个骄傲自尊心又强的人,不可能说出这种话!

“我…我有…个…请求…”重新倒回地上,身体终于支持不住,脸开始表现出难受。

“别说了!听到没!”sol上前半跪把人拉到怀里查看着,腹部的伤口很严重,现在动一下,就是离死亡更近一步。

“klif团长之后…你就是圣骑士的…”身体按住sol的手不让他继续检查。

“不要!那是你这个混蛋的工作!”

“约定好了……那些畜牲就由你们…消灭…了”

“喂!怎么了?!喂!!!ky————————!!!!”

身体冰冷刺痛,ky站在两个人的面前,装扮也变回了连王的长袍。此时此刻他右手死死抓住胸口的衣服,这种感觉,究竟算什么!!

不知何时,ky来了那具身体,就像是原本自己依附在记忆之中。

腹部的疼痛还在继续折磨这神经,听着sol发出的悲鸣,心情复杂到极点……

我,死了?

我,不是被sol救了吗?

我,的死那个人会如此难过吗?

我,到底是…………

ky不愿意去看自己的尸体,也不愿意去看sol的脸,他仿佛在逃避着什么,转过了身。天空中的云雾还是这么阴沉,是要下雨了吗?

突然,背后响起动静,ky浑身颤抖,他不知道sol要干什么。悲伤得会把这里的一切破坏吗?!

什么都没有,一阵衣料摩擦的声音。

这时天边出现闪电,雷声低沉,ky呆滞的盯着看那雷光。

“葛啦。”sol向这边走来,越来越近,ky的心跳加快,他受不了了,准备走开时,撞上了他。

惊悚的僵住了,眼睛看着他,慢慢的穿过衣角。冷汗从脸颊划过,sol横抱着自己,身上盖着红白的披风,殷红的颜色在白色面料上蔓延。sol抿着嘴,眼神阴沉到ky打心底里感到害怕。

这个男人在生气。因为ky的死去而生气。

“我来带小朋友回家了……”



“…………………”
“………………………………………呵……………………………”

同样的话,为什么心会这么难受。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ky待在原地,目送那一抹红色消失在朦胧之中。

————未完————
*妈呀,团长写的好ooc最后啊。总体写下来,我感觉是不是剧情太拖拉了。
*ky是年仅16就接受认命为圣骑士团首领,应该是未成年吧,按照GG的世界观???
*不知道你们看懂没(´;︵;`)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