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末。花已残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7.5

*ooc,文风多变,小学生文笔。
*不要问我0.5是什么,感觉单独写完更好。
*以后更新时间够呛啊……




招待室内,不大的茶几上堆了不少纸张,册子和书本。旁边的沙发上,os侧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左手拿着书,右手随意搭在靠背上,整个人呈现出慵懒的气息,如果忽略那杀人者的眼神。

又想起大事年表上写的东西,捏着书脊的手轻颤起来,开什么玩笑!这些年发生的事一件比一件来的刺激。啧了一声,手上的劲愈是加大几分,纸面都弄得褶皱不堪。

“如果是要了解第一次圣战以后的历史,我推荐你看这本。”清亮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赶在os反应过来之前,有人先他一步抽(解)走(救)了手里的书。

转过头,ky那张白皙的脸出现在眼前,为了保持视线与自己水平,大幅度的前倾着身体,摆出略微撩人的姿势。

那张脸,明明是十分讨人喜欢的样子,现在os看来却十分欠揍,毫不客气的揪住来人的衣领吼道:“那个什么「与GEAR共存的宣言」!你不是以「GEAR」即是邪恶为根本信念活着的人吗!!!你给我说清楚!”

闭上眼睛躲避咄咄逼人的暴脾气,ky弱弱的维持着笑容,撑住身子不再摇晃,嘴里说着“我不想再和你干架了”、“不要这么粗鲁”、“我会说的,所以请先放开手”……

“你说的没错,不过中途出遇到了很多事……哈~总之,为了我要守护的东西,必须做到这个。”在挣脱对方的动作后,理了理褶皱的衣服后,手臂趴在靠背上,眼睛停留在一本摊开的书本上,上面记录着伊琉利亚连王国的大小事物,努力到现在,都是为了创造能让像dizzy,sin他们那样的人可以正常美好生活的的世界……

对于这个答案,os自然不满意。但是看到从来不怕事的人一副软弱的动作,啧,暂且不再问下去了,不过多半是那个女人的关系…

耳畔滔滔不绝的自言自语os从来不放在心上,目光四处飘荡着,最后还是回到了ky这里,还没有好好的看过这个时代的ky啊。纤细的身躯,貌似刚洗过澡,平滑的肌肤带有高于体温的绯红,湿润柔软的金发披散下来。身上的装备多数解除,留下了立领的长袍,还有从不离手的封雷剑。

“……不知道这样是否违背时间理论,但猜到你会光明正大的去翻历史资料,干脆就拿了几本过来。比起多余的冲突,我倒希望你老实待着……”
本以为os会如以往摆出不耐烦的样子,在闭上眼睛自顾自的说完一大段话后,却见他眼珠子一动不动看着自己。

“有在听我说吗?”嘛…这明显走神了啊。
当ky要晃手让他回神时,一只手已经拨开垂在眼前的一束长发,骨节分明的手指顺着眼线描绘出冷峻的脸颊,再滑到下巴,最后停在颈间。将一缕金发缠绕于指尖,反复摩挲着,细腻的触感蔓延开来。

突然而来的动作弄得ky呆滞,在胡思乱想填满脑袋之前,os开口:“头发留长了…”
明明只是普通的问题,合着现在太过于亲近的光景,ky莫名的感到别扭。

将头发向后梳去,ky借势站直,勾起嘴角。

“比起短发,长发更适合我吧?”

撇了眼那过于灿烂的笑容。
金发从手中滑落不免有些失落与不满。os收手转正身子,冷哼一声当做回应。

“咳。”冷笑话到此为止,对于os不是像对dizzy那样一句话就会相信的人,在深入这个问题之前最好转移话题。

“…喝茶吗?我记得这里有不错的二番红茶。”环顾四周,ky这才想起来刚才让士兵长搬完书,就命令他过去监督维修队的施工。这层楼就剩下自己和os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无力啊

“手没事?还是去做你的工作吧。”这个指的是今天未处理的文件。ky看着手心,已经开始愈合了。况且只是手心位置,除了疼了些其他都好,一个个都太大惊小怪了。

“听你的,作为交换你也看看书吧。”啰嗦一句,换来的他不爽的脸色。

到书桌还有一段距离,ky看着男人苦着脸在小书堆粗鲁的挑拣。也难怪,当初选择的时候考虑到严谨性,拿的都是些阐述性质的的书。要他读如教科书般枯燥的内容真是难为他了,按照他的表情,大概光是看到书名就已经失去阅读兴趣了吧。算了,有空的话我把他想知道的口述给他好了…………呃……这样是不是太听话了?

“你等过会告诉我你想问的东西吧。”来到桌子前。

听到这话后,os有一瞬间僵硬了。

“没有的话……………”拉开椅子打算坐下去。

“小鬼,结婚了?”

好吧,这回轮到ky僵住了,这么问的话,难道…

“恩,是dizzy。”直接说出名字的同时,抬头正巧撞到os快绷不住的脸。
“唔……”os扶住了头上的护额,苦恼着什么。

果然…ky心想。

这样下来…气氛又尴尬了。

双方保持沉默了一会,os撇着嘴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指着ky的鼻子:“真搞不懂啊”

“不要这么说啊,我真的爱dizzy哦,sin也是。”相信os知道自己儿子的名字。

心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见到ky后,自己的感情一直在膨胀。现在这个样子…切…真是……………必须聊点别的。

“…那现在……”

“什么?”

“…你是叫我…sol,还是……”说不下去了!!

ky的脸色随之变青,开始慌张:“…………不不不不不,不要提这个……啊↘”
关于这个,自从在快贼团的的飞船上讨论过后,努力不要回想起来,不,应该是不要再提起这个可怕的事实。

事态愈发悲伤起来了……
两个人的内心都差不多吧……

“现在很晚了,sol。你打算一口气看完吗,这些书?”试尝缓解气氛中。

“?你不也是要通宵工作吗?”

“恩?陪我的意思吗?啊,从来都没发觉你是这么贴心的人(笑)…………这么看来比起现在(os)现在的(sol)倒是好很多啊……”这句后面的声音小了下去,“啊,那个,你可以先去客房休息吧。”发觉有锐利的目光投来,ky解释自己想说的话,绝对没有奇怪的地方,只是来个玩笑而已。

os的眉头紧皱着,是啊,都快忘了这个时代还有一个“有别”于自己的家伙。接下来一定会见面的。

切,心情更糟糕了。

“…我睡了,等会你呢?”

“当然也是去客房啊,”写字中的ky没有抬头,疑惑的声音闷闷的传来,“难道说你会介意………啊,话说回来在我来之前你把我资料室的门给砍掉了吧,真是…一不在就给我搞事情………实在不行那样也行,我睡沙发吧。”

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os露出他标志的张扬笑容“让王沦落到睡沙发,想必有人会不开心吧。”

“你今天说的话未免太多了点,sol”

“哼。”

os合上书本。

是啊,能再见到这个人。
命运真是奇妙的东西。
真的,真的…………
不想再失去了啊,
那太晚的,
敢于正视自己的内心,
ky,
没有你的世界真是无趣啊…

——未完——

*再次借用「整天沉迷于GG的咸鱼」的话,这句话真的说的好好啊(*/∇\*)

*记得GG2里sol吐槽ky“这就家伙除了说谎其他什么都做”(大概这个意思吧,当时看字幕是日文的)。

这点好像没错,但还有一点,ky还有选择「说」与「不说」的权利,我想xrd里和dizzy拥抱时说“头发怎么剪都剪不完,都养肥了好几家理发店”(别笑啊,这是看空耳丫丫视频里他自己的翻译啊啊啊)

ky没有说谎对吧,只是选择「不说」而已。

所以文章里ky处处回避,大多数原因是…………大家都不知道ky为什么不做人了了喂!

*人物ooc的快写不下去了,每次都在苦恼,此时此景os会说啥,ky会怎么回应os………什么的╯﹏╰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