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末。花已残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7

*ooc,小学生文笔,文风多变。
*进度条还有很多,请放心使用(?)
*沉迷于最终幻想15动画,正式游戏前三章偷跑试玩,CG电影,游戏BGM等等……中毒太深了哎呀…



士兵长神情紧张的看着任性起来的王。

不光突然跑回办公室,还不让帮忙。

这边失神,那边这出事了。

站在矮凳子上努力够着顶上皮革封面的书,身子摇晃,脚下一踩空,人向后仰去。由于右手抓着书,左手有伤,脑子瞬间卡壳。ky认命的闭上了眼。

“呃啊…”背部结结实实摔在地上,幸好之前放在地上的一踏书替他挡了一下,不然会蹭到背后在走廊里受到的擦伤。

士兵长被一系列响声惊醒,扭头见ky坐在地上,呆滞的揉着背,旁边书柜轻微摇晃着,还有几本书从上面掉下来哗啦哗啦砸在他头上和身上。

“ky大人!!”赶紧把人扶到沙发上,检查没有什么大碍后,又把掉落的书放回原处,再把之前选好的书籍整理码放在茶几上。

缓过劲来的某人露出难为情的表情,像士兵长道歉:“麻烦你了,之前在医务室我的态度确实不好,我…………”

“ky大人,您今天好奇怪。”

“嗯?”见对方话题一转,ky眼神询问为什么这么说。

“自从见了那个男人,您不仅情绪几度失控,而且主动接受挑衅还失误连连。甚至,”接下来的话也许会引发不满,但为了搞清楚怎么回事,士兵长直言不讳:“甚至企图包庇犯人。”

“那个……这个只是…………”ky脸变得通红,说话也开始支吾。

“身为王,这实在太失态了。”

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靠在沙发上,盯着带有华丽装饰的吊灯好一会。

“不是这样的……”ky弯下腰把头埋得很低,像是喃喃自语似的,说:
“控制不了,脑袋里有着迷惑心神的吟诵……看不见,眼前一片空白……我……好像…………那个是……………sol他……唔,唔唔…………”

语序混乱,说些令人不解的东西,以及…

ky就这么着,沉着脸,一动不动。

不知道为什么,士兵长觉得情况不太妙。

“ky大人……………?”

——————————————


周围一片漆黑。

ky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时,场景依旧如此。

“怎么回事,我是在哪里?”确认腰间装在剑鞘里的封雷剑,ky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
就是在眨眼过后,自己似乎站在一摊液体上。奇怪的是,他能看清是红色的。ky这才发觉,四下有很多gear的尸体,其光景可以用实力一边倒的屠杀来形容。

脚下的触感不是很好,ky稍作退步。冷不丁的踩到像杆子一样的东西,脚下一滑,向后摔下去。

“这是第二次了啊…”对此头疼的想要爬起来,然而手下压着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块布,上面印有“OATH”的字样。

“这不是…………”sin的旗子在这里,那么……

环顾四周,在背后,sin脸朝下躺着,整个人处于血泊之中。他背后有一道狰狞的伤口,看得出是叫人捅的。

…骗人的吧……
ky的脸色发青,浑身颤抖,本能的伸手要把地上的人翻过身来。他的脑子嗡嗡作响,哆嗦的动作完全使不上力。

嘀嗒
有什么东西飞溅在脸上。根本不用想,血的腥味。没有在意为什么在sin身上闻不到味道,ky把脸扭了过去。


是一个蓝发女人。


“………啊,啊啊…………………”

眼前的场景让ky脑袋一片空白,漂亮的青蓝色瞳子变得混沌,只是无意识发出无力的呻吟。他的妻子,像一个遗弃的木偶侧卧在血水里。

“dizzy…”ky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已经碎烂的伤口上。从虚空传来肉体被切开的声音,骨头断裂的声音,女人少年垂死的声音…全部刺激着跳动的神经。

葛啦…
这次又是什么。ky僵硬的抬起头,不远处站着一个人。如同隔着一层雾,他眯起眼,可景象模糊不堪根本无法聚焦。不管是谁,ky缓缓的抽出剑来。唯一清楚的是,对方垂在地上那染有早已干涸的血迹。

“是这个人,要杀掉。”脑袋里的声音缠绵不已,事实上在此之前,ky就已经动手了。
蹬地,迅雷之力使得靴子与地面发出火花。举剑拉至身后,左手对准来人颈脖,只要轻轻挥动手臂就可以取下脑袋。

“噗!”

“呃啊!”

两个声音接连响起。

时间停留在这一刻,ky眼睛向下移动。
一柄像是铁板的刀刃穿透自己,血飞溅在刀腹上,以及一双带有护套的手上。

很想看看这人是谁,ky这么想着,可意识一点点的开始消散。努力抬起头,用力咋着眼,还是一片迷雾。

气力不断在流失,就这么支持不住要瘫倒在地时,一双手抱住了他。

两人距离加剧,刀刃顺着更刺入身体,ky吐了从喉咙涌上来的血。

“…红色的眼眸,好碍眼!”

耳畔的低语ky听着十分清楚。握在手里的剑多半在支撑在地上,他看见自己的左眼是是鲜艳的红色,泛着刺眼的红色。
不这样,是会死的吧。

思绪无法集中。只是感觉身体被扶正。
无声的对视,ky知道了,做出这种事的人是他,内心没有一点波动,相反,露出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

“sol,不,os”失去血色的唇瓣一张一闭,更多瘀血顺着嘴角流过下巴。
被叫的的男人一愣,之后面无表情的把手覆盖在混有gear血液的人才有的红色瞳孔上,慢慢收力…………


“!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y…变成gear了吗?”
“这个真是看着碍眼啊。”
“毁掉好了。”


“ky…”
“大人………ky大人…没事吧………”

不属于男人冷淡的声音传来。

————————————

表现出异常恐惧,瞳孔紧缩,抱住了头。

这是打见面起士兵长第一次见到精神崩溃的ky。用几乎是扑上去的架势来到他面前,用力摇晃着他,希望就此可以醒过来。

时间维持了有两分钟,情况才有所好转,对方停止了叫人感到害怕的动作。士兵长递了杯水,他咕噜咕噜的大口喝着,即使是半凉的茶水。

等到ky放下茶杯,士兵长担心的询问。

“我也不太清楚,总之是做了个地狱级别的梦…”语罢,还心有余悸的捂住了左眼。

士兵长不明所以,但还是“哦”了一句。
也没指望他能给出什么实质性的回复,ky再次详细说明:“还记得我被sol打飞出去吗?”

“您放水的太过头了!直接把剑丢掉了。”一想起这件事,士兵长又激动的碎碎念。

「这么看我的吗」ky尴尬的干咳以作掩饰:“不是,我脑子当时一片空白。”

“…………是耳鸣导致的吗?”

“就是那种…恩……身处于另一个空间的感觉。”

“另一个空间?按常理应该是「快失神意识」才对吧。”

“啊没错,但在快失去意识之前,有那么一瞬间,处于我刚刚所说的状态。”那个噩梦也是,给人太过于真实的感觉,就好像发生过一样。os手指一点点的镶进眼膜…唔…不想再回忆起来,好痛啊。

“要请医疗兵过来吗?”

“这倒不用,我想大概是因为os违背时空的附带影响吧。”

“果然是对您使用了什么法力手段吗!!”

“他没你想象的那么恶劣,就是自我了些,比起现在。”见ky不愿深谈下去,士兵长乖乖闭上嘴,真不希望再闹出点事情。

想到这里,ky摸着下巴试着重新回到当初的情况来,果然,熟悉的刺痛在脑中炸开,蔓延直至开始侵蚀思想时,ky深呼吸,不去刺激。便恢复原来的理性。
反复测试着,都是如此。

看来还得去问问os,ky眼神一沉。太阳穴突突的疼着,大半夜的折腾他有些吃不消了。
士兵长瞧见ky眉眼间流露出疲惫,提醒他要不要去房间里睡一觉,这么下去,铁打的身体也会垮掉。

“再等一下,我还得去找他谈谈。”

在接触到士兵散发出「求你了休息一下吧不然会死人」的强烈怨气下,不得不改口:“好吧,办完这些事我请一天假专门睡觉。”

“…………”对方没有反应,像是在判断此话的可信度。

“呼…”无奈的叹口气,再次让步:“这里有浴室和换洗衣物吗,我想洗个澡也可以减轻些疲劳吧。”

“可是您的手……需要帮忙吗?”

“不用!!”秒答。

“是,我去准备。”士兵长夸张的做出「太好了」的样子,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真是…”


—————未完—————
*这章依旧实力划水|ω・)
*之后大概一月1-2更,现在天天考试,周考考完七校联考,已成咸鱼。不过相应的篇幅会增加。时不时过来看看有没有更就行了。
*知道士兵叫欧巴斯,但是感觉所有人都叫这个名字怪怪的。
*最近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去下了个bb比较新的版本在模拟器上玩,人物性格已经和gg搞混乱了,看看我写的都是啥啊…都不会说话了……
*bb操作简直了,要不是有教程真的玩不下去了(只是你技术烂啊喂!)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