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末。花已残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5

*ooc,这次无论是剧情,人物对话还是打斗戏都感觉非常糟糕,越写越辣鸡喂!!
*小学生文笔,保量不保质。
*进度依旧感人。

门是被其他人踹开的!

现在才意识到已经晚了。 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会是sol?

压下心中的懊恼,在赶往办公室的同时,ky也已经将封雷剑握在手里。 清脆急促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回荡着。原本最佳的做法是潜入,现在他完全不在乎是否会惊动入侵者,他已经完全失去引以为豪的冷静。

到达最后一段楼梯,转过拐角,走廊尽头的房间没有透出光线。 门是关不上的,看来对方知道暴露了所以关掉台灯。逃跑或者是隐藏在某处。

ky的直觉一向很准,那个人明显是为了让自己回到这里才做的这种白痴事情。
无论目的如何,不会畏惧。

“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不过,擅自闯入连王的办公室是绝对不许允许的!”转动手腕,剑在身旁画了几个圈,星星点点的电光消散在空中。在这种时候挑衅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不过ky想试试看能不能激怒对方,这样就可以先确定位置在哪里,然后拟订相应的制服方案。

“哼!” 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不经意的,带有不屑的语气词,ky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接着,响起沉重,慢着性子的脚步声。

“来了。”暂时不去管这是为什么,ky摆好姿势,调整好呼吸。 对方似乎佩戴了武器。细碎,刺耳,金属点触地面的声音,一下一下如同敲击在胸口,令他的神经更加紧绷。

大概是云层飘散,在大雾的天气里,还有几束月光透过窗户,微微照亮了漆黑的通道。 尽管不是很清楚,ky还是凭着良好的夜视能力,看到来人大概的轮廓。 几乎是要停止呼吸,他浑身轻颤,身体往后退。
不是在害怕,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让他本能的行动起来。

看到他的动作,那人脸上的笑容更是张扬几分。就在距离不远,可以认出的地方,停了下来。 ky无法掩饰自己惊讶的表情,张开嘴,卡着一个音节,无法流畅的说下去。

站在眼前的人,是“sol”没错… 要不是几分钟前和sol通过话,他一定会把他当做“sol”本人的…

红色的护额,倒竖的头发,还有现在看来十分古怪的红白长袍,那个扎有红绳,姑且可以当做武器的剑。

看到这里,有关第一次圣战时期的片段画面,一幕幕的出现在眼前。 ky甚至嗅到,充斥鼻腔的硝烟。 奔走于战场上,拖着旧伤,几天几夜的厮杀。 曾经有好几次,男人中途冲进来,二话不说拦腰抱起就扛在肩膀上。
毫不费劲打飞阻拦在路上的gear,直接送回营地治疗。

又或者是在本部的时候,自己总是在午后去找那谈判偷懒的家伙。
树下,房顶,马厩的草料堆里…变着地方躲着。 睡觉被打扰,男人十分不快的要教训自己,不过,大多数只是单纯想赶走烦人的“小鬼”而已……

回想起来,这是与战场同在的青春里,为数不多可以抛下一切想法的机会。 无论是gear、人类危机的现状、还是…今天一起说话共处的同伴,明天则变成脚边冰冷的尸体…… 谁也不知道,死神的镰刀,下一个会对准哪个人的脖子。 此时此刻,只要考虑如何打败他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无所谓的。
他很强,即使打赢也多半是放水。 问他怎么不好好和自己打,又会被嫌啰哩巴嗦烦死人了…

思绪飘回,过程就像浸于深海中,五官被海水剥夺呼吸,快要窒息的感觉。 ky已经放下警惕,把举着剑的手放了下来。 os眼睛随他的动作移动着,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没错,要是放在以前,ky会毫不犹豫上前揪住自己衣服,开始啰嗦了。 他不知道,那仅仅是以前,比起这个,ky更讨厌自己软弱的内心。

一阵眩晕袭来,ky略感不适的捏了捏鼻梁。几天前就开始出现异常的疲倦感。见到os后情况更加严重,眼皮有些睁不开,身影也摇晃不稳。他改把剑尖支地,以便支撑身体。 在此之前,一双有力的手掌已经扶住了往一边倒的肩膀。ky从os的眼神中,读出了担忧。

“稍微有些累,没大问题。” 晃了晃脑袋迫使自己缓过劲来。同时轻拍os胳膊,示意放下手。 也没有追问下去,os照做。

ky转过身背对他,双指举在耳边。 楼下传来盔甲晃动的声音,想必花不了几分钟士兵就会赶上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是……
“不用上来了,事情已经解决了。嗯……麻烦你们收拾出一间招待室。”
“…………”
“啊,不用太好,平常一点的。”
“…………”
“谢谢,在准备些红茶吧,就是那个…………”

这时。
一只手还保持着联络的姿势,另一只手迅速挡住横来的拳头。不等ky开口,就被人抬脚踹了出去。 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出痛呼的一刻,就已经向后倒飞着。落地滚了好几圈,勉强靠封雷剑才停止滑行。

这一记踢击没有任何保留成分,ky微蜷着身体,手捂着肚子咳嗽起来。试着站起来,但只是半支撑起上身,一团阴影笼罩下来。

法力阵捕捉到ky被袭击的声音,士兵判断为危险,一队人加紧步伐。
将位于走廊上的灯全部打开来时,士兵被眼前所发生的事弄的不知所措——

ky身上骑坐着一个打扮旧时代的长袍男子,他右手按在ky脸上,死死的将半脸压在地上。左手反持着刀刃,用力向ky的胸口逼近。不过ky用封雷剑抵住剑身不再向下,另一只手则卡住男人的脖子,指尖因用力而有些发白。 两个人僵持着,谁也不放开谁,手中的武器紧紧咬合,双方手臂抖的非常厉害。

“哼,就只有这点本事吗?”男人的脸被掐的有些泛红。
“放开!!”ky模糊不清的嘟囔声从手指间传出。

虽然搞不清楚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总之看现在的样子,得先把恶徒从连王身上扯下来。

“ky大人!”反扣住0S的上臂打算把人拖开,冷不丁的,地面向上蹿升一条火焰构成的墙,灼烧着机体。 ky暗叫一声不好,控制细微的电流,麻痹了os项间位置的肌肉。趁着对方吃痛的瞬间,抓住os的手,一只脚顶在他的腹部——

“哈啊啊啊啊…”ky紧闭双眼,一发力,硬是将人从身上向上翻了过去,砸在脑袋对边大理石板上。 这个动作一气呵成,不管人摔的如何,一抬手,楔形雷电和火焰碰撞,吞噬,化为数个法力碎片,飞散于四周。墙壁、地面、衣摆上都留下不同程度的焦黑。 来到撤退的士兵旁边查看着,都伤的不轻,表面已经看不出以前金属的光泽颜色。Ky怒视方才爬起来的男人。

os手扶在颈后左右晃动着脖子,发出“咯咯”的声音对上视线,貌似没想到竟然可以扳动自己。

ky不再看他“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将封雷剑拉至耳后,左手手指对着他。

“这些都是掺有gear细胞的士兵吧。”os扬起危险意味的笑容,将刀刃抵在肩上。

ky听懂了他的意思,于是将雷气附着剑身,刺眼的亮光闪烁着。

“不会让你乱来的!”
“试试看吧。”

os快步冲锋野蛮的撞开指剑防御的ky,顺手带起几个体型相当的士兵,释放能量,耀眼的火团在空中炸裂。附近的灯都震碎熄灭了。

“快离开他!!”ky挥手下达命令,之后跟上os,限制住他的动作。等士兵撤离到安全距离时,人数少了大半。

这就是在找茬,这家伙。
随性而为,根本不受控制。

更无法理解的是,os投来的视线里,狂热又具有攻击性的视线。

从头到尾,他的目标就是自己!

ky有些无奈的苦笑道:“事情有些复杂…总之,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就在旁边待命吧。”

“可是,ky大人,这个恶徒……”

一个士兵显然不放心,自己的职责是守卫,这样的指令恐怕很难执行。在他犹豫不决时,ky又重复了一遍,这次是用不容异议的口气。


转回身:
“已经讲不通道理了对吧!”

ky觉得现在两人的角色完全互换,这次可是os主动引燃的导火索。如他所愿,ky现在也是战意满满。

“等会可不是在招待室这么舒服的地方了,得换在牢狱里谈了。”
“切,办得到的话。”

ky先发制人,雷气凝于掌心,化为实质存在的雷电,朝对方面门飞去,同时突进借机近身。

扬起剑迎头劈开,os穿过四散的蓝色粒子,顺着力道反身横砍下去。ky利用速度滑行从剑下钻了过去来到男人身后,将手撑在地上令自己原地转回。没有给予男人喘息的时间,就着单膝下跪跃升而起,从靴子底下飞散出火光,双手持剑举至脑后,摆出劈砍的样子。

“喝啊!”
伴随着雷光在空气中闪烁的“噼啪”声,银色的剑径直斩下。封雷剑所经的轨道上留下炫目的青蓝色残影,衣摆在身后飞扬起来。

ky的目标是肩膀,虽然os是及时做出正确的判断,但只是勉强赶上ky的攻击,剧烈的撞击令他有些站立不稳。在硬直时间里,ky在空中放置了雷元素的亮点。以目前的节奏,是ky压制住了os,可他丝毫不敢大意发动剑技,巨大的剑影通过法阵刺向对方,接着空中前冲,打算在他下蹲防御之际进行追击。

os抬头瞬间,ky捕捉到他眼底期待又或者是某种压抑的情感。

没等“果然是没有使用出全力”这句话生成在脑中时,os有了动作,开启了灵气爆发。由于是悬空状态,ky直接被弹开,落地时向后踉跄好几步。

这一下,虎口震的差点连剑都脱了手。好在进攻不是没有收获,os脸上有一道手掌宽大小的伤口。

这时两人极有默契的停顿几秒。

经管看不见,os眼睛还是移到左下角。用大拇指抹去参出的血珠,伤口以肉眼可以辨别的速度恢复着,在手指离开脸颊后就愈合好了。

是那个人的话,完全办得到。


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ky朝对方轻点下头。os先是一愣,随即扬起了嘴角。

“要上了!”
“啊…”

没必要互相试探,就像原来一样,一招定胜负。

ky做好起手式,右手所持的封雷剑已经灌注全球的力量,剑身覆盖上一层蓝色的荧光。低语吟诵着,额前的头发因能量的膨胀而吹动着。他很想知道,会赢的人究竟是谁?过去的os,还是现在的自己。

os眯眼感受着ky释放的能量波动,束起的长发向后摇拽着。明明这个杀招看得打心底厌烦,唯独这次,他希望停留得久一点。刺眼的光芒看得他眼睛发痛,但他还是狠狠地盯着,要把脑中消磨得褪色的身影铭记在清楚。

都快忘记和他这样面对面,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还是……永远…………

把闷在胸口混有异样的情绪的浊气长长的吐出来,开始奔跑。

“喝——”两声低吼,两人之间的距离因为彼此惊人的速度而快速缩短。

下一秒,

————————————————
“喂,ky,怎么?”
os看到他松开了手,封雷剑失去持有者给予的法力,光芒黯淡,“哐当”砸在地上。

这种时候他把剑丢掉了……不仅如此,身体还往向上挥动的剑倒去。

————————————————
(与此同时)
“啊…………诶…………什…………”
ky感到视线逐渐变白,变白,朦胧的感觉。不,不只是视线,头脑中也开始一片空白……

一切…………一切。

“到底怎么一回事?”
模糊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sol?
等等,现在是战斗中吧?
已经…………
这个距离怕是没有办法躲开吧………

还是说…………不行…………

意识逐渐远去。
剑身逼近,可他似乎毫不介意。
什么都感觉不到。

到此,一切都消失了。




“啊?唔…………”
重新清醒过来才感觉到后脑勺一直延伸到背上有剧烈疼痛的触感,紧接却又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整个人出现在半空中。

是的,听到木头断裂和玻璃破碎的声音,ky的意识才猛的清醒。怕是在失去意识的几秒钟里,自己被打飞,撞上窗户了。

要是不做些什么,一定会摔死!
ky伸出手顺势扣住窗户的边框。

“呜……”

残留在上面的玻璃碎片扎进手掌,一时间手指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又是一阵碎裂声,手下的玻璃也支持不住断掉了。

“糟糕!”双瞳紧缩,身体开始坠落。
如果封雷剑还在手里的话……

“麻烦的家伙…”

一个身影闯入视线,拽住了僵在半空的手腕。
立即停止下落。

由于追出的动作太过头了,一些窗户上的碎片震落,劈头盖脸掉下来,ky埋下脸以免伤到眼睛。感觉有些刺痒,用手背趁了趁脸。白色的衣袖上染上几条血迹。

“刮破脸了啊…”在感叹之际,他感觉被一股力量牵引向上。

“另一只手呢,有没有被扎到。”没有感情起伏的声线响起。

“没事。”
快速的望向拉住自己的人,倒刘海上顶着先前积累的杂碎灰尘,用力眨了眨眼才勉强睁开。os整个人都来到窗外,他牢牢握着斜插进墙壁的大剑,双腿弯曲踏在外墙壁上。呼吸急促,正试着单手拉起毫无着力点的自己。

结果没能顺利的办到。

ky垂下头。

看到没有半点动静的人,os喊了几句。

“…我…………”ky张了张嘴,目光依然没有和他对上,持续看着地面某个焦点。

os有些疑惑的低头看了一眼金色的发旋。上面的士兵聚集到损坏到不成样子的窗户边上,打算实施营救。

就在他以为ky撞到头喃喃自语时——

“……被你救了,一直以来,一直以来都感谢了…”

声音不大,但全数落尽耳朵,os僵直了身体。
ky埋着的脸上,露出丝丝微笑。

“sol……"

这么说起来,从见面到现在,ky都没有叫过自己的名字。

“哼,不干脆的小鬼。”没有察觉到,他自己面部表情柔和许多。

“是吧…”

“回去了。”

“让士兵帮忙吧,你一个人光抓住我就够费……”

“啰嗦……勾住我的肩膀。”

“?”

“不行的话就抱住我的腰,这样我好空出手爬上去。”

“……这样太……”

“闭嘴!叫你照做就快做!”

“这命令的口吻是什么啊!我可是………”

“管你,再废话就松手了!”

“sol!!”

最后是ky气急败坏的怒吼。

两人保持着悬空的情况下就吵起架来,士兵们面面俱视。

有种多余的错觉…………

——未完——
*就这么点破事说了一大堆( ˙-˙ )
*有错别字还请无视。
*关于打斗的地方,完全忘记两个人的技能以及名字了,差点就没找个视频抄一段算了(不…)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