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末。花已残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4

*ooc,小学生文笔,文风多变
*来了,那个「一写文就话唠属性全开」的模式
*不急,慢慢来←_←

按照照片里所拍摄的,ky来到之前gear袭击破坏最严重的地方。

果然,附近有士兵。

正在指挥士兵操作器械的队长很是专注,ky也没有再向前,就站在警戒线后,粗略扫视四周。之前不倒塌一地的残垣断壁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现在要开始动手修复破损的房屋。必要的话,还要拆掉重建。

“好,接下来就按计划来办!”队长下达完命令,士兵各自分组走向负责区域。然后,他转头看向街道。

当然,队长要做的事不只是指挥。

在拉起警戒线当天,就有许多路人围在路边。警告多次,还是有不知情的市民前来。
在期间发生了几次坍塌事故,幸好没有人员伤亡。以防万一,每当有空闲时间,他都会督促围观者离开。

正如他所想的,有三三两两的人驻足观看。还有的只是经过,但有些是紧靠着黄黑线扭头看过来。

队长加快步伐过去,对方也明白是来驱赶自己,没等他开口就转身,融入人群之中。
在提醒路人不要过近行路的同时,队长眼角余光瞥到一抹蓝色。等他转正视线时,那人已经拉高警戒线,猫着腰进入施工场地。
发现自己注意被注意到,身穿长袍的男人扬了扬手,示意有事找他。

“是上面派来的人吗…?”队长一愣,走了过去,铠甲随着脚步哗啦哗啦响着。

因逆光显得幽深的脸庞渐渐清晰,他这才认出眼前的金发男人是如今国民十分爱戴的第一连王,立刻站正身姿低头行了一礼。
他怎么也没想到ky会亲自过来检查工作。
按照他额头上细密的薄汗判断,到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不妙…一定会被处罚的!
想着,队长头垂得更下了。

“哈,不用这么紧张。没有通知就跑过来,是我没考虑周全。”ky也是才想起来直奔到这里,他好像还没有交代手头工作的安排…
等事情调查结束后再处理也不迟。

“ky大人,是我疏忽……”就算解释全是ky个人的原因,队长依旧慌张摇起头,抬头撞上男人有些无奈的表情。

好吧,谁对谁错的事先放在一边。ky把一直攥在手里的东西递到队长面前,对方双手接下查看上面的画面。

“你对这个身影有印象吗?”

出乎意料的是,队长说没有。ky追问几句,但都得到的是些无用的信息。
ky摸着下巴回忆leo和自己的对话,能肯定男人来过这里,这个照片就是从这里发过来的,怎么会没见过呢……

气氛短暂的凝固了一会,那令人感到生硬的电子音才犹豫的响起:“如果硬要说的话,可能是上午那个滋事者。”

“滋事者?”ky挑眉,貌似有不在判断范围之内的情报出现了。(其实leo根本没提过这个事…)

“我原本是东区的负责人,现在是临时调过来指挥的,我所接替的人,被那个滋事者袭击了。”

“没关系吧。”ky拼命抑制住脑中飘过的糟糕画面。

“头掉了。”语罢,队长还不忘在脖子位置上下比划着。

“…………”知道gear士兵是可以重新更换零件,可这句话在ky听来还是感到背后一阵恶寒。先不谈当时暴力地一幕,就单砍伤这一条,就足够说明来者实力。一般人可不会做出这种可怕的事情来。想到这里,ky的声音不免有些焦急。

“然后呢?”

“看到其他士兵包围上来,他冲向人多的地方打算溜走,中途撞到好些人,”说到这,队长稍微表现得不安起来,“我们是要先确保民众的安全,在疏导交通和引导人员上花了不上时间……总之,让他逃掉了。”

ky了解的点点头,那种情况也没有办法,男人制造混乱的目的也是如此吧。

队长仔细观察ky的表情变化,没有丝毫责备的神情。如果换做别人,可能会说“没用“、“这些事都办不好”这样的话。尽管自己不会受到负面情绪的困扰,也不会因此有心情低落一说。

“他大概是在那个街角消失的。”
顺着手指所指方向看去,与照片非常相似。

事不宜迟,ky向士兵表达谢意后,低下身子出了警戒线,没等进一步行动时,背后传来询问声:

“ky大人,如果是很重要的事情,还请调派人手,您一个人找实在很困难…”

“说的没错啊…”ky不再往下,而是抬起头。
头顶亮到发白的太阳,刺眼的光线,没等看到就不适的闭上了眼,随后又把视线移到天边的云层上。
现在最棘手的就是时间,在照片背后印有拍摄时间,两个小时,足够清除全部的痕迹,找个好地方躲避追捕。

尽管条件不太乐观,但是心中像是有一个声音,打他见到照片那一刹那起,令他无法拒绝的,想要知道男人的真面目的声音,不停地在脑中回荡着。

「找到他,找到这个男人」

“先去看看吧。”对队长,更像是对自己自语道,朝着街角飞快跑去。

到最后,好歹也提供了一条有用的线索,队长心里为这位可敬的王祈祷着好运。



ky到了地方,才发现街角背后值得注意的只有一条死胡同。口子上叠积着旧家具和大大小小的泡沫板、纸壳箱。透过间隙,他看到长满青苔的地面,墙壁也有好些裂痕,看样子许久没人打理过,破败。

ky把注意力放回堵塞入口的杂物上。
在覆盖厚厚一层灰里,有几个明显的脚印。他踩上沙发,顺着柜子爬到顶端。

高度正好可以将一切尽收眼底,再往里,就是居民区,ky的心顿时凉透了。

“真是糟糕透了…不过…”
只是看了一眼,ky沿着墙壁上方狭窄的路跑着。生长的青苔和蕨类植物已经被人踩烂,看来是跳进对面的院子里没错了。

“不过,太小看我了…”

也要感谢男人的装扮太过扎眼,ky一路问下来,从居民区追寻到集市,再到商业区……

ky也终于意识到,男人是在兜圈子。
自己完全是被对方戏耍一番……
花费一个下午时间完全是白费。

ky心情极差的四处闲逛换换心情。就这样,饭也没好好吃,浑浑噩噩一直快到凌晨,才记起落下的文件。冒着大雾,赶到这里。

终究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很快便平静心境,眼神又恢复以往的坚定。

“噔噔噔……”顺着楼梯一路向下。

还在大厅里,ky就听见由远到近,整齐一致的脚步声。当然,是那种铁片摩擦地面时发出的沉闷声音。还没等ky计算与之大概的距离时,一瞬间,停止了。
之后从外面传来模糊不清的交谈声。

“………………”
“有人在里面吗?”

ky来到门口,就撞上闻声看来的众数视线。

此时为首的士兵敬过礼,向值班室里的同僚问道。

“我是ky·kiske”微昂着头,以便巡逻队的士兵确认身份。

“ky,ky大人…………”胳膊上别有袖章的首领上前两步弯腰敬礼。

又是这样,难道自己真的是有这么………
为什么每个士兵见到都是这样啊………

“没有异常,继续巡逻,就这样。”没有再废话,ky现在只想快点回去,身上包裹着潮湿的衣服比之前更加褶皱,皮肤也有些发胀的错觉。
还有心中不知名的烦躁感。

这么想着,抱紧手上的文件袋。踏进点点灯光的幽暗之中……

背后,
“里面没有其他人了吧…”
“没有。”
“那谁,1号你去把上面的灯关掉,其他人按原路线前进。”

“什……………”步伐戛然而止,耳边,传来不真实的声音,无限的被放大:飞蛾扑撞在玻璃灯壁上、乘风而来的喧闹、甚至那烟火绽放于天空,火星燃烧于灰的噼啪声。

全部,化为混音,揉碎在脑内。

僵硬地转过身,一盏橘黄色的暖光静悄悄的亮于虚暗中央,一抹黑影几经摇晃,终是立于光幕下。

像隔着厚布似的,脑中又响起句句支离破碎的呼唤……

动了动早已干涸的喉咙,ky折了回去。

没有理会询问的士兵,把文件袋有些粗鲁的朝他扔了过去后,狂奔起来……

——未完——

好歹把剧情连上了(~o ̄▽ ̄)~o 。。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