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7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贺卡

*节日快乐节日快乐!
*怎么觉得kysol也挺不错的(*๓´╰╯`๓)♡
*标签……算solky和kysol吧……




一.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飘散着雪花。

就算是这么冷的天气,也被热闹的年前气氛冲淡许多。

当然这只能算作心理暗示,该觉得冷的时候还是冷的不行。ky•kiske拉高裹在脖子上的围巾,以免寒风吹得脸生疼。

“不想呆在外面太久。”

年底将至思想变得有些慵懒,眼睛盯着对面不断变化的数字,心中想的却是这个。一直绷直的脊背在等待红灯的这段时间放松不少,直到身边的人们开始走动时,才反应过来。因此还一边向后面的人道歉,一边迈开腿前进。

“师…………”

夹杂在吵闹声中,断断续续的喊声就这么传进耳朵里。额前的头发因为扭过头被吹的乱七八糟与雪交织,挡住的视线里有一抹轻快的身影努力加速奔跑。

见自己回头,于是招手。

就这么停住太危险了,踏上人行横道后。前脚刚顿住,转了个身,对方后脚就已经快到自己跟前了。

“慢点啊……”

撑着膝盖垂头大口喘着,还小小的咳嗽了几下。见恢复的差不多了,ky半责怪着这个孩子。

“老师好!诶……您不舒服吗?天冷了要注意身体啊。”她呼出雾状的水汽在眼前消散,鲜血色的眼睛注视着左手提着的塑料袋,里面装有3瓶一模一样药瓶,外面的包装信息全部都撕掉了,就剩光秃秃的瓶身。

“没事。不用担心我。”

就算相信ky说的,可还是问了好多遍。

“快去玩吧。看你的样子是约了朋友吧。”

ky看她背着新挎包,穿着新衣服。像是猜到什么。提醒着,好让她别迟到了。

“他们来了哦。”

女孩目光越过肩头,那由远到进的说话声让他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尽管不是他手下带的学生,在办公室里见面多了,久而久之也知道,他们几个总是集体出现嘛。

“sin,ram,el……”

还在猜待在dizzy旁边的散发男人到底是谁。见到时三人极其默契的安静下来,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们谈论的话题。

显然听见的某人只是笑笑,同学之间互相猜测是否有男女朋友正是这个年纪该有的好奇心。他也不至于为此训责一通,破坏他们的出来玩的兴致。

知道学生在教师面前放不开自我,ky叮嘱要注意安全后就挥手告别。擦肩而过时,却被el背在身后的玫瑰花束短暂吸引了。

今天………………好像是情人节啊……




二.
看着一张比一张还空白的答题试卷,sol的血压快要被这群兔崽子气的升高而亡……不过也改的快罢了。

干脆歇会吧。摸到口袋里的烟盒、打火机,想要点根烟缓解不好的情绪,直起身,视线落到对面办公桌。

那是ky的位子。

脑袋里开始低吟起他那烦人的碎碎念。啧了一声,还是没有拿出来。伸了个懒腰,目光移到最后面墙上的时钟,指针显示的是3:28,已经离开快一个小时了。

说起那小鬼,sol回忆起来,当时正趴桌子上睡觉。期末太多事情等着他处理,ky就这样抓紧空闲机会休息。这次不一样的是,同做噩梦般惊醒后,有些慌乱的翻找抽屉。没什么结果似的,在沉默了几分钟后,出去了。

“错过重要的事情了。”同办公室的老师互相打趣着大家都懂的话外音。

对于这种答案,sol轻哼了一声,确实对ky挺重要的…………现在想起当晚的光景仍是不可思议:身为人类的他左眼散发出红色幽光摄人心玄。

这个世界当然不会如此简单的接纳人类之外的种族。记得当初找到那名宁愿躲藏在深山,也不愿去学校再让别人感到恐慌的gear少女时,ky单膝下跪许诺创造可以和平共存的生活。那时树叶缝隙照射的柔光洒落在这名宛如骑士的男人身上,他能感受到名为心脏的地方有些动容……

在这之后,说服了校方同意拥有gear血液的种族一同学习,甚至还怂恿自己来教这群麻烦的家伙。他……竭尽一名教师该尽的责任,行动渐渐打消了双方的顾虑。那名少女不会再在意暴露在外的翅膀和尾巴,还十分花心思的打扮一下。(sin倒还是戴着眼罩)。

今年还招收了华伦泰姐妹。

“没问题的,这样继续下去……”ky扬起那依旧充满希望的微笑。

只是,如果没有看到那讽刺的一幕,他还能跟着夸奖一句。就算自己相信又能怎么样,言论足以轻易的推翻他先前的所有努力,被扣上“袒护同族”的帽子…………

“想什么呢,眉头皱这么紧?”

泠冽的声线打断脑内激烈的活动。只见ky怀里抱着一捧娇艳的红玫瑰,另一只手提着白蓝相间的方形硬纸袋。

“????!”

面部表情没有变化,心里却发生着剧烈的化学反应。房间的空调温度对从寒冷过度到这的ky来说有些高,他把袋子放在对面办公桌上后,单手绕开了暗色围巾,搭放在椅子靠背上。

“其他人都走了?”

“谁还会待在这那么无聊的地方。”

由于隔板挡住低处的地方,坐着的sol只能听声音猜出ky在解开花束的包装。

“你不是还呆在这呢嘛(笑)。”

“给。”

在想不出反驳的话的时候,他的胳膊伸了过来。是单独的一支玫瑰花,上面还有透明的露珠。多出来的还有一盒透明包装,尽显昂贵的巧克力。以及一封便签大小的对折贺卡。

“……………………”

sol只是张了张口,没有接下。

预料到是这个结果,ky自己稍稍探身把礼物轻放在桌子上有空的位置。接着将分好份数的礼物同样放到其他同事的桌子上。

一视同仁,没什么值得期待的。sol垂眼捏着这张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的贺卡翻看表面。

“现在看也可以。”发放完毕的ky来到旁边,站定。

sol无法从他眼里读出任何有关贺卡内容的有用信息。看看,也无妨……

边打开,边说了句:“你不会都写一样的话吧……”。果然耳边炸开那人的说教:“偷懒也不会像你给学生的期末评价都写一样的……”

「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别说些让人感觉恶心的话。”

看到男人嘴角那若隐若现的弧度,ky姑且认同这是他的心里话。

“sol。”

在听到呼唤声,扭过头看过去。ky已经来到面前,双手,捧住自己的脸,手指有点冰。换句话说,脸上好烫……

蜻蜓点水的在headgear上亲吻了一下便直起身。

大脑一片空白,sol完全不敢动弹,仿佛刚才的美好是一碰就碎的泡沫。

“节日快乐。”

ky单手叉腰补充道。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