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7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愚蠢之徒(上)

*吸血鬼solx猎人ky

*我对这两个职业没什么概念,就乱写了…瞎写的玩…嗯……

*ky在文章中不是真正的统治者(君主)啊,每个国家,地区都设有协会,ky只是依琉利亚三个划分区域其中其中一个处理吸血鬼相关事件的首领。并不是什么“拥有王家血统”的上层人物,就是。8单独一个层面的平民而已,叫做“连王”。(感觉好奇怪,阐述能力极低,啊啊啊啊啊,不管了。)

*把gear替换成血族,而ky就是习得法力的剑士而已。






今天是ky•kiske的生日。

而他现在却乘坐在一辆马车上。

“请问能再快一点吗?”ky撩开帘布,对挥动缰绳的车夫催促着。

“大人,天这么黑,又是沙石路,安全重要啊。”

眯眼,将上半身探出门外,夜风吹的额前的刘海乱飞。远处城市的全貌在一盏盏通明的灯火组成下壮观无比,即使口中呼出白气,那橙色的柔光便可让归来的人倍感温暖。还有几个小时,时钟就该敲响零点的宣鸣,虽然还有足够的时间赶回去,但ky并不想在郊外待得过久。

将不安情绪误解为焦急的车夫试着搭话:“连王大人,这是您少有几次和民众一起庆生,大家都为此感到开心。”

“啊,抱歉。明明身为主角却迟到,我会郑重道歉,重新感谢所有人的。”

“哦,您也是为了保护我们而四处奔波。庆祝活动肯定会推迟至您赶到时进行的。”不用回头也能想象到ky正垂下眼帘露出自责的表情。这个有人情味的王,能领导依琉利亚走向美好安定,真是上天对他们的眷顾。

ky浅浅的笑出声表示了解,之后左手肘靠在宽厚的门框上,歪头倾听。凌厉的冬风吹来的不仅是寒意,还有什么东西在左右两边一人高的农作物中快速移动的沙沙声。似乎自进入这片区域后才跟着。摸着下巴观察路况,他估计对方会选择前面拐弯处动手。

这么想着,ky往车夫的位置俯下身,手掌压着对方的肩膀,低语。

耳边的喘气声惹得车夫一个激灵,紧绷身体,凝神听着王说了些什么后,冷汗从脸颊滑落。

“记住,等会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只要驾车前进就好。不用管我。”

“大人,是有危险……呃!”肩膀上的重量一轻,已有预感的回头。ky身手敏捷的爬上车顶,背对蹲下,扭头查看四周。很清楚的看见左后方有黑影。

“看着路……”提醒车夫,等他把头转回去。

张开五指对准敌人行进的方向放出契形闪电,拖着青蓝色尾影的一记攻击照亮所经过的轨迹。

“噼里啪啦…………”

银光一闪,中途遇到阻挡,碰撞成碎片的电花如同坠落的星火溅撒一地。也多亏这一瞬间,ky认出那是一对十字形的武器。

名为“熟悉”的字眼填满脑海。满腹疑惑的想要朝那边喊话时,马头处传来一声闷响。没来得及查看出现了什么异常,马声鸣叫,同时车体一阵晃动。

突如其来的刹车,ky重心不稳的趴跪在顶层木板上。

“怎么………!!!!…”就势转身,腰侧的封雷剑出鞘一半停了下来。本不应该出现的人此刻正穿着兜帽,坐在下面车板上从他摇手,身边是晕阙的车夫。

ky跳下来用责备的眼神叫他让开点地方,见到车夫并无大碍后,板起脸询问不知何时来到车边,把自己夹在中间的两人,要干什么。

“给你送礼服来了,给我打扮的像个王一样。现场可是有很多百姓啊,你身上那套一年四季一尘不变,血腥味浓重的骑士服可不行!”

“那是你们擅自主张吧!代替我做决定。”

“是,是(你好啰嗦)……”敷衍对待男人的嘟囔,其中一人把装有华贵服饰的盒子塞进ky怀里,另一个人则把他推进马车里。

“走了。”

车轮重新转动。头顶葛啦一声响动后安静下来。马车相比之前的颠簸,现在平稳太多。

手掌摩挲印有金色花纹的黑盒子。

生日么?
让我看一次不一样的吧。



以往都是在执行任务,或者简单一块蛋糕搞定过去。

“你好歹也是三大连王之一,生日宴会不要寒酸成这样吧。”得知今年朋友都不打算通知庆祝。作为战友兼第二连王的leo实在看不下去了,两个星期前不请自来,在ky的办公室拍桌子表示不满,并且要求由他一手操办。

“钱我来出,你这吝啬的家伙。”还这样挖苦道。

“不,我反对铺张浪费。”从文件堆里笑着抬起脸。就说早晨眼皮一直在跳,原来是这个原因。

leo是不在乎那些所谓“炫耀”的人,只要展现他本人经常强调的场面即可,就算举办平时的聚餐,也要求:餐前餐后八发大型的烟火,全套的宴会流程,一流的餐厅服务。然而这需要众多的资金给予支持。这是后话。

反正ky不希望这些设定出现在自己的生日派对里。

叹口气,看样子文件一时半会是完成不了了。放下钢笔,请客人入座。

“ky,这种程度的花费还是要有的吧。此次前来的还有第三连王daryl。

像他那样的人,也会关心别人生日过的怎么样,这倒是没想到。

“好意我心领了,只是生日而已,不用太花……”

“要把主大厅好好布置一番,就按我草稿的那一份来。”

“一口气把之前落下的都补回来!”

“心思的…………”

笑容渐渐干涩,ky发现自己的话完全被无视。那两个人自己讨论得火热。

在生日前,该督察的任务全部推给部下,该处理的文件带回家里办公,最后甚至到连协会的庭院都不允许踏进的地步。

以及……

“ky大人,您的生日宴会我们真的都可以参与吗……”
“啊……我也不知道会准备什么庆祝活动……”

走在路上,不时有人会对ky询问。他在心里怨气的问候,把消息宣布出去的某人。

“如果实在无聊的话,今年总部的【圣会】,你作为代表人如何。”在daryl沐浴春风般的微笑下,收下邀请书,由leo手下的士兵担任护卫,一同前往目的地。

抱着放任的心态不再与他们争执。当下是要考虑这个重要的会议。

传说,由亡者尸体演化出来的未知物种。

在夜间活动,吸食人血,拥有永久的生命力。

历史上,人类对于他们的首次冲突,命名为【瘟疫】,这场灾难爆发直接导致人口数量减少。

既不是神,也不是魔鬼,更不是人。

魔怪。

是这样称呼的。

整个世界处于战争之下,人类赌上自己生存的契机,团结人类中的精英,结成了【圣骑士团】,开始了长达百年的【圣战】。

用鲜血换来,看似和平的今天。

因为不屑从人类嘴里吐出的污秽的名称,他们称自己为【血族】的物种,没有灭亡。

若是将来复兴的话……

真是糟糕……

金碧辉煌的建筑,欢谈笑语的贵族,腐败利益的各部代表。美丽的包装下,是破败、狭隘和尸体。从乐队手中,乐器传出来的则是悲歌,在此地回荡,安葬一具具残缺的灵魂。

“ky•kiske大人……”

麦克风尖锐的声调唤醒他的幻想。顺着红地毯,踏着楼梯,在灯光聚拢的二楼平台站定。当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这位年轻的的英雄身上,期待他的演讲会是多么的振奋人心,歌颂人类多么的伟大。

近乎零度的蓝色眼睛扫过在他看来十分不真实的面孔。

“………………
就像与魔物一样,我希望人类也可以和血族共同和谐的生存在这个世界。
………………”

结果,又是那听着不舒服,碍事的《共存宣言》。

周围嘈杂声愈发变大。堆在耳边的:质疑,笑话,否定的声音。

提前结束演讲,面无表情的回到墙边,疲惫的闭上眼睛。

你们,根本忘了过去血族的对人类的可怕与威胁的历史。

可这只是个人所期望的道路,被人并不看好的道路而已。

就算这样,ky发誓。在这片土地,必须更努力的去改变,不能让那种事情在这里发生。

透过窗口,ky知道经过下一个街道,就可以看到协会的外围建筑……………………

诶,怎么拐弯了?!

“这不是去协会的路。daryl你在……”

眼见马车偏离轨道向其他街道深处加速行驶,ky猫着腰想出去一看究竟,探头还未跨出去,就撞在一个结实的胸膛上。

“leo……”危险的眯眼,在看到他手上的黑布后,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ky先下手为强。

又是一个刹车,这一带的路灯不知为何坏了,月光在三人身上,仿佛披着一层银纱。

“衣服很适合你(笑)”配合daryl略微阴森的表情,leo给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拥抱,这让他少有的愣了愣神,手也僵在半空。

时间很短,leo手弯卡住ky的脖子,把人又拖回车厢。车帘垂下遮住内部。

“先告诉我到哪了。”

“别压上来……”

“!痛!扯到头发了!”

“别系这么紧……”

daryl装作没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大动静,下车,拨通了法力通讯。

“我记下了啊……”出来时,ky的眼睛蒙上了黑色布条,不过马尾辫在挣扎时散了下来,衣服也变得凌乱。凭感觉手刃leo的腰侧以回敬他那粗鲁的行为,却挥了个空。

“小心脚下。”

ky被两人搀扶到一栋建筑前。耳朵敏感的抖了下,能听到双开门拉开后,有悉悉索索衣料摩擦声,大概有其他人在里面吧。

按照daryl和leo的交代,走进去,直到有东西挡住去路后,摘下布条再转身。

手伸到脑后,扯开黑布。

迟疑了一小会,扭头的那一刻,空间里的照明突然打开。下意识遮住这刺眼的光芒。

等视觉恢复,拿下手背。ky的心脏紧缩,不可思议的微张了嘴。

一群人出现在这间不大的酒馆,背后是柜台。

【3、2、1……】

背后的女生用口型冲前面的人倒数。

“(ky)生日快乐!”

所有人高呼这四个字。

安静。

ky盯着眼前一张张真挚的笑脸,浑身颤抖不止。

“…………(呼吸)”

“你们…真是……………………”

手掌扶在眼睛上,喉咙干涩。

“就说会感动的不行吧!”

“ky大人这一身好帅!”

“什么都别说了,我们都懂。”

“…………”递纸

“酒呢?”

“还没到吃饭时间呢。”

……………………
一下子炸开了锅,都吵闹的不行。

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

“看这里!”背后传来声音。柜台上,摆放着插有蜡烛的蛋糕,和以前一样的那种。

“许个愿吧~”el笑嘻嘻着绕出柜台,和ram站在一起。

“嗯………”十指合实,ky低头,默念心中所想的。睁开眼,一口气把燃烧的小火苗全数吹灭。

欢呼声,鼓掌声响起来。有人迫不及待拿出藏在背后,桌子下的礼物交给他。拿不下向旁边的leo求救却只是干站着笑话来着。

“别以为完了,你还要去一个地方啊。”临走前daryl让el和ram先收拾好东西,活动结束的时候回来就正式吃饭。

“诶?他们不一起过去吗?”ky对所有人发出邀请,但大多都是推辞。说能赶过去的。

这时leo已经把车夫安置好,在酒馆外等着。

当然,上车前还是蒙上了黑布。

daryl和leo陪同驱使马车绕了几圈。9点,准点来到协会。

ky并不知道,此刻协会前的广场外围,聚集了民众。当ky乘坐的马车经过时,所有人都露出欣喜的表情,有的还偷偷的嬉笑着……中央是大家合力布置的礼物。

一切就绪,在王出现后,就吓他一跳吧!

“跑这么久还是来协会了啊……”走到门前,手掌搭在厚重的木门上,停顿了。

“谢谢,你们。”垂头对着背后不打算跟进来的两人,开口。

“好了,记得去天台啊……”
“姑且说出来了,等会再和其他人说一声!”

里面静悄悄的,没有其他人,只有支架上的蜡烛燃烧的。

大厅与其是说是布置,倒不如说是提换了一些陈旧的摆设,还以为改造成什么样了呢……这样想着,ky不做过多停留,直奔天台。

现在在顶楼入口,ky迟迟不能向前,能看到协会前的广场上,都聚集了民众。他们都眺望着,期待着他们的王出场。

“…………”第一次走了紧张的情绪,面对众人。

深呼吸,踏入。

“各位,谢谢今晚能来!”ky左手摆在心脏上,深深的鞠躬。

呼喊声去潮水般涌来,很快就又恢复平静了。

“ky大人!请对广场中心发动法力吧。”保持安静的现场的人中,有这么喊着的。

“哈……”放眼望去,他们所说的位置,有一个大号箱子。

这就是准备的礼物吗?好像能猜到是什么了啊……

笑着点头,伸手对着目标释放了降低威力的攻击。一记闪电滑过打碎箱子的外壳,引爆了其中的能量。

一瞬间,一个刺眼的白色光束升上天空,绽开了耀眼的光芒。四散的光点接着炸裂,变换了水蓝色的线条,组成花朵的形状。

“哇……”

一串串巨大的响声盖过人们的惊呼。大家都认真的欣赏着这震撼的光景,一家人其乐隆隆,恋人们牵起的手握的更紧了……这不光是ky一个人的盛宴,大家都在沉浸是美好的氛围里。

能感受到这是烟花由法力碎片凝结而成,地面上有多个连锁的法力阵,当一个燃烧完了,下一个会继续,直至结束。

白色的应该是leo做的吧…虽然法力是他没错,但形状是daryl设计的,绝对不会错………眼角余光看到边缘正在朝这边看过来的那两个人,暗自露出笑容。

五颜六色的烟花发出的光芒照亮ky的脸庞。

绿色的是ram,精致的让人舍不得眨眼。

粉色的是el,看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未知的情绪在心里充斥着……是收到法力的催眠了吗?

微风吹动金黄色的发丝,ky心里总觉得缺失了一些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绚丽的法力光芒里……

颜色……
是不是,没有,红色呢?

盛大的烟火继续燃烧。

ky稍微花了些时间在人群里寻找着那个属于红色的身影。很遗憾的是,并没有看到。

“……也对啊……”

“那家伙不喜欢这些复杂的东西。”



“干杯!”
酒馆里传出碰撞玻璃的清脆声音。

烟花晚会结束后,ky回到这个隐藏在街角阴暗处的地方。看着正吃着开心的朋友同事,眼神不住放温柔。

“ky——过来……呜呜呜呜——”

见金发男人一个人安静的在一边,想把他拉过来吃饭,leo刚起身就被daryl拉住了。

“他可能在生气某个人没来吧……”

“这样啊……说起来是有段时间没见到他了啊。”

“ky大人,这个,给……”从外面回来的el把信封一样的东西交给有些惊讶的人。

打开来,拿出里面被折叠两次的纸张。

“………………”

发现ky表情异常,el想问上面写了什么,他却突然起身,说有事情需要出去一下,就跑走离开了。

“啊?!今天可是您的……”

“不用去追了……”daryl及时喊住她,一句话稳定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其他人。

“ky他去见重要的人去了,我们就自己吃吧。”

daryl把手背在背后,将写有【小鬼,生快】的纸条揉成一团。





“真亏你能找到这里啊……”

“哈……你会来的吧,现在还有时间的。”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