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7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16

睁开眼,身处于王都中心广场。

每日经过此地的人,数以千计。空间内充斥着各种嘈杂声,人们忙着自己要做的事,脚步匆匆。谁也没搭理,或许根本不在意那看上去像是迷路的陌生人。

“咕………”尽管告诫自己不用去理会周围,经过的路人那一张张模糊到辨认不出容貌的脸。可ky依旧忍不住去打量,看过之后更是浑身动弹不得。

外界温度异常骤降,诡异的气氛,仿佛置身死亡国度。而这些人影都是游走在这里的灵魂,一直重复着生前此时此地的景象。

喉结上下滑动。

踏出一步,靴子轻触石板路。

眼前的画面如老式电视机那闪动的雪花屏,视野中的世界一瞬间扭曲变换了色彩。

红色的天空下是破败的建筑群,在昏暗的光线下,四处沾染的血迹还是分辨的出,gear的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压抑凄凉,从未想到自己守护的土地再次饱受战火,ky内心一阵刺痛,他跑起来,迫切见到是否有活着的人存在。

所以在听见求救声的那一刻,毫不犹豫的将其拉到身后。

“谢……谢…………葛…葛啦……”攥紧手腕处狠狠掐着,干涩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ky很快的做出对策,电浆在两人接触的地方游走,在对方疼痛松手的空隙,给了她肚子看起来有些粗鲁的一拳。呛声响起,身体一软,倒在ky伸出的臂弯里。

“梦,怎么才会结束…”

找到一座高高耸立的钟塔,登了上去。高处的微风将衣摆吹起,王都的全景多半收入眼底,末世的光景让他精神有点恍惚。不知看了多久,一片显眼的火光照亮在余光里,一束黑烟缓缓升上天空。

如果猜的没错,制造破坏的人是——

“sol!!”

突如其来的喊叫声中,男人直起身,视野中熄灭的火焰后面走出一个黑影。

“喂……”在他这么开口时,ky的眼睛一眯,画面又在不稳定的花屏着,强烈的刺耳噪音中,能看到sol脸部乱码错乱成片快龙装时候的模样,地上的gear则是人的尸体。

“来了……”还是冷漠的打着招呼,可ky却没有理会这难得的问候,怒火中烧的疾步狠推了男人一把。对方后退时绊倒在地,手里提着烤成焦炭的物体也应声落地,贱了一裤子引人作呕的黑红色。

“在干什么啊!你……”

挥拳作势要揍的时候,sol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好笑的用大拇指往身后一晃。那里是一地死去的gear,在脚下的东西也绝不是人类应该有的尖牙利爪。

“诶……?!啊…………”情况外的发出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嘀咕,最后只能归结那该死的干扰了。

sol爬起来,不在意脏兮兮的衣服裤子,拔出插在地里的封炎剑,说了句:“打起点精神”。就奔着下一个目标而去。

宰杀进行中,只不过是各自为战。

刺穿腹部的怪物倒地抽搐。就在这之后,脑袋里的鸣叫又提高一分,眼前的景象也越发难以分辨清是什么模样。ky只觉得剑下的生物,那死去前的哀嚎充满责备,就像是民众在对自己如此爱戴的王:失望,怨恨,以及咒骂着……

“果然…………我杀的是……………………”

身旁的动静引得ky如惊弓之鸟,gear的气息作为催化剂刺激着头脑,用尽全力挥剑。

“噗——————”
白色的强光在回头时扩散至整个世界,一切在无声的慢镜头中进行着。

封雷剑从中分离开的头颅和身体向两个不同的方向飞去,切口处涌出的血液喷洒在空中。

“!!”

心脏几乎停止工作,ky难以接受现实的眨了眨被温热液体遮挡的眼睛。

令人恐惧的画面变成了颈脖完整,长相甜美的小姐。脸上真实得不行的触感是护士在为自己擦拭冷汗;刺眼到不行的亮光是打开了窗帘,房间内沐浴着太阳光。

“…………”
“呼……真是………………”

ky还是决定让脑袋暂时放空下比较好,梦里遭遇残害的对象终于轮到sol。并由自己之手抹杀。

见到睁眼愣神的王,护士把毛巾放回盆中,“ky大人,您醒了?……要我扶您起来吗?”

“不…用了………”再次对视时,ky明显僵住,抬手拒绝了。

在ky看来,梦中出现异变已经开始侵蚀现实,眼前的护士身体边缘稍稍出现彩色,黑色的叠层,各处有些缺损或多或少的视觉错乱。

“您怎丿厶了,ナ月亻十丿厶不舍予服白勺土也方口马?”

声音辨识度也开始出现问题…………

“…………”

这是怎么回事?是自己脑子坏了?还是梦魇根本没有醒过来?

——未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