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末。花已残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15

*某个人终于是记起来有文这个东西了……
*ooc
*虽然现在说这种话有点晚了,不过各位看文时暂时先忘了太太吧……嗯嗯




以ky为契机,原本相安无事的见面演变成一系列大骚乱。os和sol抱着各自的理由或目的,进行着他们认为的最好交流方式。

及时打断一击必杀发动,os在对方虚弱之际,抬腿对着他的脖子利索的扫去。sol没有被失误打乱阵脚,用手臂稳稳接住这记可将人踢飞的重击,另一只手锁住os的腿打算让其失去平衡,却被他转身反腿打中了脑袋而松开了手。

后退几步站稳,扶正被打歪的护额,sol表情冷峻的顶着“自己”,相比较起来,过去的自己是不是更果断些?

“与他人有了交际,心也会随之产生变化,真是……”os也停下,开口说着对未来自己的评价。

“什么!”sol看着他的表情,一时语塞。

当时,os并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可是,看到他的表情时,os就知道了。

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就是你吧!”

“是啊。”

sol不再磨叽,双手揪住来人的衣领,气势逼人用力向前推着,嘶吼道:“这副鬼德行少有脸说自己是sol•badguy!从哪来滚哪去,混蛋……”

“嘁!”无法反驳。

早就明白的,这一切只是在宣泄内心的不满罢了。

但,

os也攥起sol的衣服。

悔恨,不甘,

“别自以为是了,什么都不懂还真是幸福啊!”

就这样全部加于粗暴的动作上。

撕扯,龇牙。猩红的双眸缩如锋芒仇视彼此。

他不因自己的作为道歉。

他不因自己的外貌轻饶。

僵持的局面在急促的脚步以及气流声中打破。

“sol先生!请不要打架!!”

首当其冲的少女站定,扛起与纤细身形极不相称的火箭筒,对准目标就是一发。强大的后坐力推得她踉跄几步,额前的刘海吹得飞扬,空中闪动着亮晶晶的汗珠。

不管了,先制止他们再说。如果是sol先生的话一定没有问题。

恼火,被打乱的两人只得暂时放弃,走之前还不忘给对方一记踢击。曲腿踩着鞋底,借着反力滑行退了出去。

尾部冒着黑烟与火花的炸弹呼啸而来,炸裂声穿透灰尘,地面剧烈震动。

“喂,你们几个是要闹哪样!不要靠近插手!!”无法干涉sol的leo早就撤出至安全范围,然而出现的几个人弄得他措不及防。看样子他们还不知道攻击对os无效的事情。

无视leo气急败坏的警告,紧接其后的sin和ram冲进灰尘里。

“要上喽!”sin舞动旗子背于身后,眼罩下的眼睛燃烧着gear的力量。手肘对准自家老爹的颈部,不分轻重直接撞过去。

完美命中杀招的sol呛出声:“臭小子!!”

“我见到ky了,他快不行了……”被唠叨也不重要了,sin直接告诉他。

没有回答,sin将人压制住倒飞出去,坠地后又是一阵闪电,引爆。

os并不在意旁边的战况,锐利的眼神把飞速靠近的对手洞悉一切。原本是要去袭击el,这个女孩又冒了出来。

“啧。”歪头避开势头能把脑袋削掉的一刀。

掠过的空气翻卷着划在半张脸颊,耳朵里也灌进不少厉风,飞舞的棕发下还是毫无生机的眼睛,眼瞳中映着炫目的,如流水般血红纹路的光刃,眨眼即过。从中散发出的法力气息让os眉毛一挑——是来自“那个地方”…的吗……

攻击看似密不透风的朝自己袭来,就算飞行于空中,os完全可以找机会把人抓住让她再也飞不起来。

然而,他只是一味闪避罢了。从她的眼神里看不出多少求胜的欲望,反倒掺杂着过多无聊的东西……os心不在焉着想。

这张脸带给过太多太多人“希望”,当然,这个范围限度也只限于“sol脸”。os的心与神无法分享其中的任何一项,何况是占有。

那双清澈、坚毅的眼神在脑中定格。

ky•kiske
也是一样。或许还要比这个层面再加上一些,成为不同于其他的,另一种“存在”。

“噗……”没有预兆的,背后位于心脏的地方一阵酥麻。心情强制转换成,如浸泡在糖水里,粘稠于身吸收着所有的情绪。只剩下过去遥远时代,若隐若现的酸甜味道,直至一点点吞噬掉气力,跪在地上。

女孩缓缓放下枪。
这是意识消失前,os看到的最后一幕。



sol推门的手在门板上稍作停留,片刻还是用以往的力道打开了门。

关着窗帘,房间昏暗。右侧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人。平稳的呼吸,安宁的神情。同往日工作完睡着并无差别。sol皱着眉,嘀嗒作响的机器运转声以及无论闻了多少次都习惯不了的消毒水味,无一不在述说这是病人该呆的地方。

意识到还干站在入口,sol关上门,拖了条陪护折椅坐在床边。ky的双臂放在被子上,眼底是缠有绷带的左手。把封炎斜放在脚边的床头柜边,尽量放轻手里的动作把绷带拆开。在进来之前被告知ky已经注射了镇静剂,在接触到他时,sol还是这样做了。

玻璃刺穿的伤口愈合大半,掌心与手背两处的疤痕尤为扎眼。

“额啊……”这么呼出空气,还是用绷带把它遮了去。

看向ky的睡颜,sol心头一阵苦涩。在进医院之前,是Faust医生主动迎接,并告知了这边的情况。“中途好几次重新发狂,好在最后控制住了。”只不过以“正在检查”为由,sol只得在门外,暂时先冷静一会。医生可没法保证这个男人会不会干出让医院损失惨重的事情来。

sol靠于墙边,无心管那家伙如何如何,在监狱里还是在哪都不关他的事。

Dearl和leo估计正为王都的善后工作忙的不行,小鬼头们早被轰回家去了,眼下,是为数不多能和ky单独相处的机会。

“…………”sol垂下肩膀。

“这件事是自己的错吗?”这是在心里询问过最多的问题。如果面对的不是“sol”这个人,这些麻烦事根本不会发生吧?sol对ky的态度向来刻薄且别扭,但他知道ky一直在关心他:飞艇上说的那些让人恶心的话、销毁justice时留下来……也许早在见到ky这人男人时,未来就已经改变了。

现在看到他是如此的迷茫和脆弱……这很难让他不把责任归结自身。

“ky…………”微乎其微的叹息,sol弯腰。

尽管光线不足,他还是看到衣领敞开的些许肌肤上,残留着施虐的痕迹。

sol呼吸有些重,不就之前,那个人也这么做过,在这样的驱使下…掀开被沿…撩开病服下摆的手抖的厉害……

接下来,预感到似的,一只手抓住快要触及的手腕上,牢牢拉回柔软的床垫上。

“醒着啊,你这家伙。”手上的力道看不出是意外。

“下次进房间记得轻点敲门。”尽管闭着眼睛,可嘴角的笑意已经藏不住了。

“精神恢复的不错。”不费力的收回手,“说说吧。”刚才ky的动作里,sol能感觉到他并不是单纯拉住自己而已。细微的,在脉搏的位置摩挲。

ky点头,就算sol不主动追问,他也会把一切知道的都告诉这个男人。sol难得拉了他一把,在背后放上靠垫,还倒了杯温水。

咽下玻璃杯中的液体,口齿间弥漫的清甜气息让ky目光柔和下来。嗓子恢复的不错,ky说话不再费力。

“有你在,确实很安心啊…………”交叉的拇指一点点收紧,头垂下深呼吸着。

“别说些有的没的。”sol抢去喝了一半的蜂蜜水,让他把重心放在这件事上。不管内心是否挣扎,他只要指导ky认清必须面对的事,而不是深陷泥潭任由毁灭。这副软弱的姿态能折射出那个小鬼的过去。那有什么进步可言?

“那我一条一条来吧。”ky回应sol催促的声音,依旧慢着步子。

其实当晚在招待室里,os透露他也是莫名其妙,一觉醒来便发觉到了另一个地方。说不定这都是梦里的世界呢。

(怕是这个梦再也无法“清醒”了吧。)

“还记得2183年,罗马那场由我自愿组织发起的救援行动吗?”

“没用的东西早忘了……”

“order-sol就是从那段时间穿越到这。”也是,ky反省自己问了个多余的问题,顿了顿继续说:“os说,ky•kiske这个人,死在他眼前。”

“很可笑吧,我死了。那现在躺在这的又是谁。”

ky的描述无比疯狂,但他本人却用冰冷的声调说出这件事。

“难以置信,我确实死了,为民战死我很荣幸。但是,毕竟是梦。没当我的大脑沉睡下来,总会发生摧垮意志的梦境…………这一定在暗示什么……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我还没有发现的要素…”说到这,ky盯着手心,微眯双眼,那是痛苦的快要窒息的表情。“我……我不想再……看到…………”

“喂…ky………”

“…………抱歉…sol……”ky回望旁边从对话开始后就保持沉默的人。

毫无预兆的,拖有残影的拳头呼啸而来,“砰”的声音在肉体之间响起。ky身形一歪,几乎早被这力道十足的劲头揍到地板上去。好在又让sol反手抓住后衣襟,捞回原位置坐好。

“如何?”

ky斜眼,对方摆出“如你所愿了吧”的不耐烦。用手背擦着开始肿胀的脸颊,好一阵子都没缓过神来。

“啊,拜托听人把话说完啊……”简单往往意味着有效,多亏这一拳,算是让他清楚,不要有影响判断的表现…至少别写在脸上……

“作为当事人,一直做的梦也好,你一定能有什么发现。”

“…………os在这里不是实体,不然解释不了。”

“这些就不用废话了,你知道让他回去的办法吗?”

“知道的话也就不用这么苦恼了…物理攻击无效、欧巴斯这些非生命体可以接触、那我们两个又是怎么回事………………”ky皱着眉头脑风暴中。

这种状况不好妙啊,仅仅作为普通的交换情报而已,除此之外,在乎的东西明明有一大堆要问…………

就这样子?开什么玩笑……

“ky,你吐血的原因弄清楚了没?”

“唔……医生并没有检查到我有内伤,可那是实实在在的炽痛和鲜血…………”

“难道是……”
先反应过来的ky发出惊呼。

“sol…………你……”

“拒绝。”

“你不想搞清楚…………”

“你看好了,现在的你还能冷静的面对os吗?!你真的做好准备…………………………”

ky的身体一僵,sol的嗓音渐渐的无法识别,一点一点模糊混淆在脑中的记忆一起。脸有些烫,就算埋着头,发红的耳尖也暴露出心砰砰直跳。

“不知道……”

sol意识到,从以前到现在,讨厌自己的人,他一点都不理会。这次,本也是这样,可总有些输掉比赛的不甘在里头。

“恶心吗?我还是不要来见…………”

“没有这回事……”

本来就不擅长探望病人的sol有些厌烦了,就在闭眼带着封炎离去,扭头移步。一瞬间,听到了身旁的轻声细语。

“啊?”有点搞不懂了,回头见不到ky的眼睛,凌乱的头发配上半边红肿的脸颊……要理解这种事真是麻烦事了。

“休息吧,不必说这些安慰话。伤害你的可是【我】啊…”

(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那是足以担忧门能否正常使用的关门。

躺坐在床上的ky感受着慢慢远去的脚步。保持不动的姿势好一会。

向来忙于工作,对待感情,一向是他最薄弱的地方。

无法预计,无法控制。
就像现在,在他的生命中,从超出认知的感情,不知何时,破土而出。

“这是怎么了……我。”

一说话,脸上的疼痛灼烧着感知,神经跳动着,再安静。

“完全不困……”

他注意到,相似的感觉灌入脑袋。

ky打了个哈欠。

——未完待续——
*果然还是轻松不起来啊……这个文T_T

*有很多事情下一章会交代清楚的,嗯。

*我不会再拖了…………我……我会尽快写完的_(:з」∠)_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