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末。花已残

GG手残党以及恐怖游戏爱好者。是个偶尔出现的奇怪家伙(。ò ∀ ó。)

【圣骑士索尔x凯】乱入13

*曾经一度被剧情走向逼上绝路的某人。

*人物ooc严重,真的好久都没关注GG了。

*保量不保质。





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仿佛闪有亮光。手里捧着糖块的胳膊伸的笔直,满脸期待冲着高于自己的人露出笑容。

面对这些,坐在沙发上的ky表现出些许局促不安。他不想浪费男孩的一番好意,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甜蜜的小东西。将要要拒绝的话在经过干涩肿胀的喉咙后,都变得如沙子般难受无比。只好先安抚似的揉了揉对方的脑袋。

见到这个大哥哥自从醒来后展开了第二次微笑,不再愁眉苦脸时,男孩觉得此举的一半目的已经到达,有些小幸福的享受修长手指在头顶的力量。

昨天第一次见到ky时,是由一个无论眼神还是表情都无比吓人的男人抱着强行闯入。那时候还以为是姐姐,等发现搞错称呼正在脸红窘迫时,那是ky第一次笑出声,里面带有苦恼的味道。

事后从医生Faust那里听说,为了让沙哑的声音最快恢复所以暂时闭口不言。

见到ky顶着严肃冷峻的脸,他决定要为这个人做些什么。记起大人们吃的一种糖能滋润喉咙,他学着从口袋里翻出一样口味的薄荷硬糖,怀着被表扬的的心情找到一直在埋头写东西的ky。

片刻,ky收回手,拿了钢笔。现在左手的伤已经被重新处理,为了伤口着想,只能用指尖按住便签的一角。

【糖 Faust ╳】

想了会,ky动手写下文字。这种写法完全违背了自己的风格,但……

茶几的一边有着一个盛水果的竹篮,现在被迫改变着它的本职工作,里面装满写过的便签条。

【抱歉 名字的话 你随便叫都没关系】

【我有一个年纪比你小的儿子】

【不 亲生的 我已经结婚了 妻子漂亮又贤惠 虽然和孩子相处的还不是特别融洽 不过已经叫过我父亲了】

【可以一条一条慢点说吗 我有点跟不上】

••••••

等ky还在写上面的问题,这边已经说了好多句话了。在他看来也许根本不在意回没回答或者答案是怎样。吧啦吧啦不停提问着……

抚了抚额头,照顾孩子果然有些难呢,真是辛苦你了,sol——

sol?!

sol…………

脑中一闪而过的面孔,ky闭上眼睛。

像个白痴啊…自己…

现在这个局面,说到底都是咎由自取。明明有机会反抗,到最后……

为什么?

回头来看,心里完全没有愤怒的影子,反倒觉得……

理所当然,又或者是过去那种,对决时的紧张,期待着的什么……

(……在想什么啊…我……期待这种东西……才不会!……os做出这种事…我………………我……)

“大哥哥,你的脸色好差,比大块头还可怕……”

突如其来的童声,把正在陷入感情漩涡的溺水者拉了回来。

【不用担心】ky把便签举给男孩看。

“唔…不能说话也很痛苦。不过还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啊~”坐在ky身边,含下糖块,晃荡着双腿,自顾自的叹息道。

【医生 不批准】

【我想早点恢复】

ky最后留在纸上的还是——



【声音 你不会喜欢】

“啊啊,好可惜!!”

——————

之后在两人东西南北乱聊一气期间,Faust外出回来了。在把男孩赶回房间后,Faust扭头问话:“关于病情症状,应该有一定的了解了吧?连王。”因为身高缘故,他以一种外人看着很不舒服的蹲步姿势移动过来,纸袋上的小孔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啊啊——”

ky刚要提笔写字,被类似“像是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的声音打断。“给,报纸。”

ky把手头总结好内容的便签双手交给Faust以后,才拿了报纸,读着。只是另一个人,那完全笼罩在黑暗下的脸,正浮现出高度兴奋时才有的红晕。

史无前例的“病案”啊啊啊啊。

从过去穿越到未来的人,究竟会对身边的人,产生怎样的影响。全部,这些全部都有研究的价值。

不过昨天还真是吓了一跳。换了身英伦风格衣服的“sol”凌晨突然找过来,姑且相信他有本事打听到我临时住在小巷深处旧房屋的地址。看到状态反常的ky时,才是最吃惊的。

明显侵犯过的身体;异常昏睡不醒。

从“sol”,也是os口中得知真相。当时除了说服自己,也实在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

os在等待我治疗,确定ky没有问题后就离开了。加上ky的表现来看,双方都自觉选择了回避问题。





(对外公布我生病,而不出席任何活动么……算猜对了一半吧。)

ky放下报纸,此时Faust也看完了便签。

【如何】递上纸条。

“既然会对你有干扰,那就不要靠近他,就行了。”Faust轻描淡写的恢复。

【这样? 那sol?】不愧是医生,瞬间就想到了解决方案,ky点点头,这么简单的道理……脑子真是钝化了啊……

“他?我不清楚,有一点我倒是知道。os产生影响和每个对象之间有些许区别,他好像只碰的到你啊,连王。”

(?!!)

以“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表情询问Faust,医生纸袋下的样子可是没有半点玩笑话的意思。

“昨天和今天都有过肢体接触,这个时候,就同经过瀑布一样:能感觉到水流击打在身体上的重量,能感觉到液体淋湿皮肤的冰凉。”

稍微顿了顿:“可还是,没有变化的相交,穿透。从这头,到另一头。”

“唔!!”ky瞳孔紧缩如针尖。差点喊出声,喉咙的不舒服提醒着,他的手有点抖:【他打伤了欧巴斯 那时欧巴斯碰到了他】

“我不知道。”Faust的回答干脆无比。

ky强迫自己思考,os怕是知道自己的体质,已经去王都了。

现在要做的事是……

一再犹豫,软弱真是混蛋的表现,一开始说要解决所有事情的这些帅气的话可是自己啊!

ky写了纸条给Faust。见到连王有所行动,也是放下一直悬着的心。伸出双指联系sol。

“再等一下……诶………………通不上话?!明明打通了啊……奇怪…………”Faust连续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类似占线吧 毕竟有两个sol】

“噢…反应很快啊这次。”望着展现王应有的态度和姿态,Faust打算继续这种良好的状态:“去吧,连王?”

这次,ky僵硬的笑着。果然还是有些尴尬……

“我们走了!”Faust冲房间里的孩子说到。

“大哥哥,你也要走了吗。好无聊……”

向外跨的脚步收了回来,ky回头,已经追出来的男孩站在客厅中央,眼角通红,怀里抱着那个竹篮。

点头。

“大哥哥不要来这里了,医生说只有得了病受了伤的人才会一直住在这里。呜,拜拜…”非常不舍得这有好看金发,不嫌自己烦的人。

“嗯,咳咳,拜拜……”ky十分认真的说话,“五点,妈妈,接,糖,藏好。”

在关上门之前,ky尽量吐字清晰的告别。

“……哎——————!!”

“不是不说话么。”Faust瞄了眼并排走的人,没有得到回答。

【步行 慢 换 】考虑到速度,身在十字街口的ky打算乘坐交通工具,因为换了身衣服,扣紧头顶的爵士帽,完全不担心出现“震惊!第一连王出现集贸区!引发市民聚集围观!”这种新闻。

“跟我来。”Faust拉住ky拦车的手。

也没有过多迟疑,ky鞠躬道谢,这次真是帮了太多的忙了!!



在做好准备后。





“就是不知连王大人是否晕车……”背对着自己,ky开口:“……不”

Faust转过头,看见什么东西后,ky突然头有些犯晕。

(……大概吧,只能说大概。)





办公室内,因为比之前多了一个家伙,里面的阴暗气息更严重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sin闷闷不乐。

“你搞懂了个头!别在这添乱,去去去,别处玩!”leo实在受不了一旁装的挺像一回事的小屁孩,作挥手驱逐状。

“我啊,以前和老爹旅行的时候,有接到过委托。当我们赶去救被绑走的女人时,犯人早逃走了。只留下样子可怜兮兮,一脸屈辱和绝望的那个人”,喘了口气,后来还自杀了……”

“唔………”leo内心为那个女人祈祷着,但是sin你小子举例太有毛病了,ky没这么软弱,至少ky他会打得对方无法动弹才对……

sin心有余悸的看向自家老爹(姥爷),小声问:老爹,你觉得……哇!

成功作死点燃吨位级TNT炸药的sin被sol击中脸部,吐着魂倒了下去。

“不想进监狱的话,就不要再出什么乱子了!”推门而入的Dearl屈指敲了敲门板。他现在脖子上挂着绷带,肩膀受的伤还是有点严重的。没有因为这个事判sol袭击连王的罪名就是从轻处理了。

“我来是告诉你们一件事,ky他现在一切安好。”

“哈?”

在诡异的冷场过后,三人终于有了动作。

sin举着双拳用力向下,开心的叫着。sol朝Dearl那里激动的想要问清楚,被同样激动的leo按住了肩膀,示意继续。

“是Faust医生来的消息,说ky在他身边,现在正赶过来。”Dearl不像其他人,表情越发凝重的说着交换到的情报,

“他们估计os,已经先过来这里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行动。所以叫我们做好预防措施。喂——站住sol,又想胡来了吧——”被怼了肩膀的Dearl对来到走廊的sol示以警告。

“正好!!”

“我也来!”

气质高昂的爷孙俩操起武器挤开满脸写着无奈的Dearl,火力全开的跑了出去。

“冒牌货,看我不揍飞你!”sin还这样嚣张的嚷嚷。

“我还没说完呢……你也不会像他们一样吧?”Dearl攥住leo的毛领。



“呃…………”leo没敢说出真心话,他也很气愤好吗。

“因为有两个【sol】的存在,我们没法定位os的位置,而且,还有个更棘手的情况…………”











王都某处,os活动着颈部,红色的瞳孔盯着一道奔跑的身影。

“切……”

咬着香烟的嘴角微微勾起。



——未完待续——

*预计思路是一边轻松一边崩溃这么一个对比。效果不太强烈啊。

*英伦风的男装,感觉穿了会很帅气……至于钱从哪里来的……大概是ky的钱包吧哈哈哈哈哈哈,我不知道有没有这种东西啦(>﹏<)

评论(3)

热度(1)